您的位置:首页  »  【离夏和爸爸】(1.1-1.4)【作者:136910581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偷看女儿裸体1

  搬到闺女家的这一段时间,虽然时间不长,但总不如在自己家中随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上午和张翠华见面,让老离的心里燃起了一丝丝的欲火出来,对于体验过夫妻生活的人来说长期压抑性欲,这本身就是非常不可取的事情老离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可言。

  不过,他在答应闺女过来居住的时候,留了活口,说起了周末回家转转总不能让老家空着,当然了,真是原因不可能跟女儿全部讲出。

  此时老离摸着走到了闺女的卧室门外,想问问女儿。

  儿子小勇对再婚的意见。

  借着半掩着的房门,他把脑袋探了进去。

  看到了里面的情景。

  啊呀。

  老离差点叫出声来。

  不看还好,这一眼望去,顿时让老离呼吸一紧,眼珠子瞬时瞪大了起来。
  只见闺女正赤裸着身体平躺在大床上,呼吸均匀,显然是睡得正香。

  她衣衫尽除,双乳高高的挺立着。

  猛一看去。

  老离还真以为闺女是全身赤裸着的。

  再细一看。

  嘻嘻。

  老离笑了。

  原来女儿的下面还穿着连裤丝袜。

  只不过丝袜太薄了和没穿差不多。

  连阴毛都露了出来。

  怪不得老离没又看清。

  还以为闺女是光着身子的。

  本来。

  就算是女儿身体全裸,浑身光溜溜的。

  这也倒无可厚非,在自己的卧室里睡觉休息,还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大热天的。

  赤身裸体的睡一回午觉也没有什么。

  问题是离夏没有锁门。

  没想到却让老离给看了个正着。

  老离的脸立刻涨的像猪肝一样。

  又红又紫。

  更让老离魂不守舍的是,闺女腿上穿着的灰色丝袜在暗室里竟然透出了一层油腻腻的肉光,这简直是让人看了之后无比兴奋。

  欲火上升。

  胯间的物事顿时硬了起来按理说,到了老离现在这个岁数,应该是紧收本心不受外物侵袭的年龄。

  可他毕竟是个男人,一个有着生理需求的正常男人。

  对于美好的事物,他也喜欢欣赏,尤其是女儿光溜溜的社体近在咫尺,让他有了得天独厚的机会可以美美的欣赏一番。

  离响双腿不受控制地迈出了步伐,随着房门的全部打开,离闺女的身体越来越近。

  当他完全走进闺女的卧室里面后,被屋子里的美艳风光深深吸引,确切地说是被闺女近乎裸体的娇躯和睡姿深深吸引。

  现如今,闺女已经人近中年,身体上散发出的那股熟女韵味,带着熟悉的媚香味道在老离走进房间后就钻进了他的鼻子里,老离睡醒之后的脑子里。

  依旧残存着酒的味道,溷沌中香味被放大着,勾动起男人敏锐的神经欲念让老离禁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这种媚香味道。

  陶醉在异香之中,眼底尽收美色,虽然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的亲生闺女,但这并不影响老离的欣赏只把他当做女人。

  不当闺女来看不就得了。

  尤其是现在闺女身上仅穿着一条超薄连裤袜,那样子只要不是个木头,谁又能无动于衷呢!闺女仰面平躺在大床上,两腿微微分开。

  阴部虽然隔着超薄连裤袜。

  却也十分突出。

  引诱这老离的眼球。

  闺女在睡梦中还带着温柔和缱绻,就像小时候玩耍累了。

  依偎在自己的怀里一样,特别的乖巧听话。

  如此熟悉的画面,对于老离来说,一年、两年、五年十年,他已经不知多久没有看到了。

  站在离夏的床脚,欣赏着几近赤裸的闺女,老离。

  这个色老头是一点回避的觉悟都没有。

  张着大大的眼睛。

  紧盯在闺女裸露的身体上。

  松软的大床上,一双柔润的脚丫被几乎透明的灰丝包裹着,透过丝袜女儿花瓣一般的脚趾均匀地布在脚丫上面,暖玉样的脚丫光滑无比看不出任何瑕疵,他真想上去闻闻这双脚的味道,看看它们和曾经的有什么区别。

  嘴里砸模着滋味,老离的眼睛顺着闺女纤直的小腿看了起来,由于丝袜的衬托让这两条曲线优美的小腿看起来更加笔直,在膝盖处微微荡起一层褶皱不但没有破坏整体的美感,反倒更加吸引人的眼球让人们知道,女人的双腿上是穿着丝袜的。

  顺着小腿再往上。

  浑圆健美的大腿微微敞露着,就是因为丝袜的超薄超透,绷在大腿上近距离的观看,丝袜的纹理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丝袜的那种细腻柔滑感彰显得淋漓尽致。
  离响的脸上带着微笑,慢悠悠地往前挪动着步子,终于走到了闺女的脚底下。
  离闺女越近。

  看的也就越清楚。

  而且。

  由侧面观瞧变成正面直视,感觉味道又不一样。

  闺女颀长的双腿简直比例完美,结合身段去看,真的是添一分累赘减一分鸡肋,恰到好处地显示了长腿,又衬托出女人的纤腰让她的上身看起来更加丰满肥沃,此时的老离的心里。

  都不得不在心里慨叹一番。

  对于老离来说,他并未急着去看闺女的胸乳,因为他是站在女儿的脚下。
  往上看去。

  透过闺女敞露着的大腿,看到了一样令他呼吸更加急促的物事。

  哈哈。

  那可是男人最想看。

  最想摸。

  甚至最想进入的地方。

  当老离把目光顺着闺女的大腿往上。

  投向闺女的两腿中间时,在静寂的房间里,他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心脏加速跳动的同时,断续而又颤抖的呼吸。

  随着眼睛里出现的闺女两腿中间的事物的慢慢显露。

  老离闭上了眼睛,缓缓抬起了头,试图让自己的心里安稳下来。

  心里做着思想斗争,虽然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的亲生闺女,可是闺女涨的确实漂亮诱人。

  尤其是那件事物。

  更是吸引着老离的眼球。

  让老离不敢把眼睛睁开。

  可是。

  如今闺女毕竟已经结婚生子,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

  当爹的再去偷看闺女的裸体和最隐秘的部位,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闺女像极了老伴年轻时候的模样,让老离眼前竟然出现了错觉。

  睁开了自己的眼睛,老离咬了咬牙,嘻嘻。

  就算我是在看年轻时候的老伴吧。

  心中不禁又一想。

  「闺女是我养大的,当爹的看看又有什么不可以的,何况他。嘿嘿。」,老离的眼睛一瞬间就睁大了,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老离把头低了下来眼睛像不受控制一样,看向了闺女的两腿中间。

  只见闺女浑圆的大腿根部,是一团黑乎乎的景象,被一线裆的丝袜紧紧包裹着裤袜的裆线深深陷入了闺女那肥腴而又隆起的肉馍上,无边的春色缭绕着被丝线分割出来的两片肥嫩的阴唇,如同穿花蝴蝶一样随着闺女的呼吸。

  彷佛在不停地翕合着、在翩翩起舞。

  这一切。

  让老离更加睁大了眼球。

              偷看女儿裸体2

  看着闺女诱人的阴部。

  还以为是自己的眼睛花了,老离又往前探了探身体,把眼睛又睁大了些。
  当再次看到闺女那肥沃的肉穴上时,老离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了。
  「啊。难道夏夏没穿内裤。」  这是老离脑子里产生出的第一个念头,随着他的动作在又一次仔细观瞧了一会之后,又否定了第一个念头他的脑子里便出现了第二个念头。

  「不对,夏夏穿着呢,掩藏在肉穴里面的东西虽然看不到,可股沟里的上下显出的细带?嗯。难道说就是那个什么丁字裤?」  顺着肉穴上面的细带往上看,是闺女高高隆起着的阴阜上面被一簇乌黑浓密的体毛覆盖着,它们甚至顽皮地从灰丝里面钻了出来弯曲的样子像是在向自己招手,空气里彷佛都带着一股淫靡的味道让老离的心里再次联想到自己的妻子。

  妻子在这个年纪这里也是这样肥腴丰满的,尤其是在生过两个孩子之后,下身不但没有过多松弛反而因为年龄的关系,更加熟肥饱满每当自己把那个硕大硬挺的东西插到里面去以后,总能被一团团柔软的颗粒紧紧包裹住研磨着自己的龟头,那种滋味别提多舒服了。

  老伴走了。

  那么。

  闺女的里面又是怎么样的。

  也和他妈妈的一样吗。

  还是比他妈妈的。

  啊。

  老离真想爬到闺女身上去。

  把自己的硕大鸡巴插到里面去品尝品尝是什么滋味。

  可是。

  现在他可不敢。

  现在这样看着女儿近乎赤裸的身体就有些过分了。

  要是那样。

  岂不就是和闺女乱伦了。

  如果不是记忆深刻,老离想起曾经的美好生活,看着身前的女人老离难免会比较一番,品头论足之时,不禁疑惑起来闺女是不是也和她妈妈一样?那里面也会有让男人同样的感觉。

  想到这里,老离不禁嫉妒起自己的姑爷来。

  自己真想亲自去试一试。

  体验一番。

  老离的脑子里就这样反复的思绪这。

  自打贴身的小棉袄出嫁之后,无数个夜晚。

  不知被姑爷品味了多少次,女儿那么好,哎,嫉妒的同时老离的心里还带着一股酸熘熘的味道。

  可是。

  他哪里知道。

  女儿的那里面不只是被姑爷品味了多少次。

  而且。

  被姑爷的爸爸也光顾了上千次之多。

  要是他知道了这件事。

  那才真让他后悔呢。

  而且现在就会毫无顾忌的爬上床去。

  趴在闺女光溜溜的身体上。

  把自己又粗又大。

  硬邦邦的大肉棍插到自己闺女的肉洞里去。

  美美的体验一番。

  看看是不是和自己老伴的一样。

  嘻嘻。

  可惜他现在他还不知道。

  老离脑子里的想法。

  瞬间就被眼前的景物所替代了,让老离顾不得多想。

  便再次观瞧了起来。

  「这颜色,嘿嘿。

  到了岁数啦,真肥啊「。

  看着闺女下体鼓起来的刀切馒头,虽然它不再像处女那样嫩红一片,但依旧给老离一种白白净净的感觉更因为闺女那成熟饱满。

  如同初生麻雀的褐色的肉穴,无时无刻不透露出的熟韵味道,让老离的心里开始心猿意马起来。

  透过飘窗上面的二道纱帘,把外面的阳光照射了进来,虽然此时的屋子里不是特别明亮但这绝对不影响老离的视线。

  安静的房间里,老离的喘息声渐渐浓重起来,他伸出了右手一点一点地朝着闺女肥隆的下体处探过去。

  在即将触碰到那令人激动无比的肉体上时,老离颤抖的大手甚至能感受到闺女那里的热度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错觉紧张地看了一眼闺女的脸,见她依旧熟睡着老离的心里稍微踏实了些,随即手指便轻轻地抵在了闺女两腿中间的阴阜上。

  「啊。这么肥。」  女儿高高隆起的肉穴。

  带着温暖,溷合着丝袜的紧致柔滑,极为弹性地通过指尖,把信息传递到了老离的脑海中让他的脸颊。

  几欲扭曲起来,下意识地又看了看闺女。

  见他没有反应。

  便再次触碰了一下,果然弹性十足啊。

  而且还散发着暖暖的体温。

  老离的脑子里浑浑噩噩的,下体并未因为年老而失去反应,在刚刚看到闺女的裸体时就已经跃跃欲试,现在。

  老离的手指又碰触到了闺女的肉穴。

  那根肉棒早就涨得硬邦邦的了。

  裤裆里早已支起了高高的帐篷,涨得老离很是难受辛苦。

  在精神高度紧张之下,老离的脑袋上已经渗出了汗水,他又瞧了一眼闺女见闺女依然没有太大的反应,她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顺着女儿肥腻的肉穴。

  把指尖陷入到了肉缝之中,感受着闺女饱满肥沃的下体缝隙。

  在那种偷偷摸摸的感觉刺激之下,老离已经明显感觉到。

  自己阴茎的马眼上。

  早就分泌出了润滑的体液。

  哎呀。

  这要是能够一亲芳泽。

  把自己正涨的难受的粗大东西放进去感受一下。

  就像。

  哈哈。

  老离不由的偷偷地笑了。

  或许是因为这一笑。

  动作有些大了,闺女的双腿合拢了起来,幸好自己的动作迅速,赶紧把手指拿开。

  屏住了呼吸。

  老离紧张到了极点。

  过了一会。

  闺女的呼吸又均匀了。

  两条腿又不自觉的分开了。

  按说老离就应该撤退了。

  可是。

  此时的老离被欲望冲昏了头脑。

  老离又往上看了看。

  在女儿黑黑的阴毛中间。

  老离发现了一个花生米大的凸起。

  老离知道那是女人的阴帝。

  是女人最敏感的地带。

  正由于被欲望冲昏了头脑。

  老离竟然把手指触到了那个凸起士面。

  轻轻的一按。

  闺女猛然颤抖了一下。

  老离有点紧张。

  这要是给闺女发现了,嘻嘻。

  老离头上的冷汗又多了一层。

  可是禁不住引诱。

  他又在那里揉了两下。

  闺女的屁股动了动。

  呼吸有些急促。

  又把腿并拢了。

  老离赶紧把手拿开。

  「哎,本来偷窥闺女的身体,就不应该了。竟然还摸了闺女的阴唇和阴帝。我简直是太过分了。」  被闺女的动作影响了刚才的进程,老离的心里难免产生出自责和愧疚,老脸上火辣辣的心里也七上八下的。

  游离不定起来。

  「我这是在做什么啊,竟然对闺女做出这样的事情,简直是太混蛋了。」  暗暗地暗骂了自己一声之后,老离打算撤身离开,可放下扫帚还有笤帚,闺女裸露在外的上身。

  就在眼前明晃晃地颤动着,这极具刺激感官的一幕。

  让老离又犹豫起来。

  老离承认,闺女的乳房比老伴年轻时还要肥硕,别看她是平躺在大床上壮观的乳房并未失色半分,依旧娇傲地挺动着两个奶头撇着八字。

  怒放在乳峰之上,像荡悠在池水中的睡莲,无处不在的肉欲风情。

  让人禁不住垂涎三尺,心里麻痒痒的。

  尤其是那两颗怒挺的深肉色奶头,形同两颗桑葚,白嫩肥熟中透着喜悦让老离的理智再一次被欲望冲散,他告诫着自己。

  「这回我只摸一摸,就只摸一下。」,随后老离挪动着身子,挺着那硬硬的下体,转到了床铺的另一头伸出颤颤巍巍的大手,眼睛盯着闺女的眼睛,悄无声息地把手压了过去。

  触感柔软而又不失弹性,在手指碰到闺女的奶头时,老离看到闺女的眼睛噏动了一下翘挺的琼鼻都轻微地动了动,这个时候他应该迅速撤离才对,可是。
  被欲望冲昏头脑的老离。

  并没有那样做。

  在忘乎所以之下,他反而伸出了双手,一边一个。

  抓向了闺女的乳房。

  不管不顾的揉摸起来,握着女儿的乳房。

  两手轻轻的揉弄着。

  此时。

  老离深深的陶醉在闺女的软玉温香里。

  他可真是疯了。

  「嗯。」女儿轻声哼了一声,离夏迷迷煳煳地睁开了眼睛,其实。

  早在父亲揉弄她的阴帝时离夏就有了感觉。

  只是他懒得动弹。

  还感觉到了快感。

  正乐得享受。

  当老离把手放在她的乳房上时。

  他翕动了一下眼睛。

  隐隐见到是父亲的身影。

  他没有理会。

  哈哈。

  就让他揉一会吧。

  我也享受享受。

              偷看女儿裸体3

  其实。

  早在父亲揉弄她的阴帝时离夏就有了感觉。

  只是他懒得动弹。

  还感觉到了快感。

  正乐得享受。

  当老离把手放在她的乳房上时。

  他翕动了一下眼睛。

  隐隐见到是父亲的身影。

  他没有理会。

  哈哈。

  就让他揉一会吧。

  我也享受享受。

  可是。

  老离揉摸起来没完了。

  他才嗯了一声。

  装作刚刚醒来。

  为了给老离撤出的时间。

  他又慢慢的睁开眼睛。

  就看见父亲委身坐在自己的身旁,说话期期艾艾,吞吞吐吐的。

  说是来想从女儿的嘴里。

  探听小勇的意见。

  坐起了身子,离夏并未马上遮掩自己赤身裸体的上身,既然浑身上下都让老离看见了。

  还抚摸了自己的阴部。

  又揉了自己的大奶。

  还有什么可回避的。

  于是。

  整个上身就光溜溜的呈现在父亲眼前。

  见父亲有些吞吞吐吐。

  离夏娇羞的笑着说道。

  「怎么。有点着急了?」  见父亲一脸急躁的样子,离夏盘身靠在父亲身边挽着父亲的胳膊。

  揶揄道。

  「爸,你给我挠挠后背吧,嘻嘻。让我舒服了。我就告诉你情况!」  胳膊触碰到闺女肥颤颤的奶子,老离稳了稳心神他还以为刚才幸好自己的动作迅速,没有让闺女发现。

  就趁着闺女刚刚醒来。

  还有些迷糊时。

  赶紧收回了摸在闺女大奶上的双手。

  这要是被闺女看到。

  自己对她动手动脚的,得怎么看自己啊,就算闺女喜欢跟自己撒娇,可当父亲的总不能没有形象吧。

  在闺女裸露着上身睡觉时。

  父亲去揉摸闺女的乳房。

  会让别人怎么想。

  岂不知她的动作早就让闺女完全知晓了。

  甚至连偷摸闺女的阴帝。

  闺女都感觉了。

  老离的心里还处于反复的矛盾之中,以为闺女什么都不知道。

  看见闺女醒来后并没有责怪他。

  也没有掩盖自己裸露着的上身。

  反而腻在自己身前。

  老离就放心了当他听到闺女嘲笑自己时,老离的潜意识告诉自己。

  「应该同意了吧。」,但他不敢肯定,见闺女已经转过身体,后背朝向他。
  让他给挠挠痒。

  于是他也侧转身体,脸朝向闺女。

  把手搭在了闺女的后背上,来回抚摸了几下。

  干咽着口水。

  问道。

  「小勇怎么说的?」  「我后背痒啊,爸,你别光是摸啊。嘻嘻。您也别尽顾着自己的事情,嘻嘻。您倒是赶紧给我挠啊!人家痒着呢。」  离夏回眸扫视着父亲,见父亲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后背,离夏娇嗔着。

  冲父亲扭动起身子,让他给自己挠挠痒。

  虽然年岁大了,可体会也深了。

  自打公爹走后,亲情的分量在离夏的心里越发浓重,让她也越发珍惜眼前的一切。

  这种感觉,让她找到了儿时的快乐,像小时候依偎在父亲身边一样,体会着生她养她的男人带给她的快乐虽然父亲老了,但浓情依旧血脉相连的感觉在心里落地生根,永远无法消散。

  身后的老男人要给自己找个后妈,其实离夏的心里是带着酸楚的,但她不像兄弟那样。

  上来就急于阻止,她爱父亲和母亲,为了父亲的幸福,她虽然心里不愿意但并不想让父亲郁郁寡欢,要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拆散了这段姻缘,让父亲再度愁眉苦脸的,对他的打击得多大啊,那也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结果。

  在刚刚睡醒之后,让父亲给自己轻轻抚弄着后背,这是多么享受的事情离夏心里暖洋洋的同时,惬意显现在俏脸上小脑袋都情不自禁地跟着微微晃动起来。
  见闺女久久没有回答自己,老离初始还算沉稳,对着闺女光滑如玉的后背。
  一下下地挠着,后来见闺女似乎已经沉醉在自己的动作中,便忍不住再次问了一句。

  「小勇啥意思啊?」。

  就听闺女鼻子里发出了。

  「嗯」的一声,挺享受的样子。

  都火烧眉毛了,闺女还这样沉稳,掌心里的宝贝是打不得骂不得的,但是老离另有办法解决挠着挠着,他便把手伸进了闺女的胳肢窝里。

  「咯咯。别挠那里啊。那里越挠越痒。」  离夏回身冲着父亲媚笑着,却浑然忘记了自己的上半身是赤身裸体的。

  在扭转身体的过程里,翘挺的乳房颤巍巍地移动到了父亲的手掌上,继而连乳头都碰到了父亲的手掌心。

  而已经忘乎所以的老离。

  更是趁机抱住了女儿的胸脯。

  在女儿的乳房上揉摸着还用手指不住地揉捏着女儿翘翘的乳头。

  笑嘻嘻的看着离夏涨红了的俏脸。

  离夏来回的扭动着自己的上身。

  嘴里不住地咯咯咯咯的娇笑着。

  敏感的乳头经过父亲手指不停的揉捏,麻酥酥的感觉遍布了全身,让离夏都禁不住轻轻的呻吟了起来红红的彩霞也在这时。

  悄然爬上了离夏那满月一般的脸颊上。

  享受着这种被父亲摸奶的愉悦。

  离夏并没有阻止父亲。

  让他的大手仍然停留在自己的乳房上。

  轻轻的揉捏着。

  老离见女儿没有责怪自己。

  感受着女儿乳房的柔软。

  也就没有主动地把手拿开。

  不停地在闺女硕大的乳房上揉摸着。

  并露出了一脸的笑容。

  离夏见父亲一脸的傻笑,也不好意思的把父亲的手打开,可是。

  摸了一会。

  见父亲也没有自觉性。

  似乎想一直就这样摸下去。

  离夏有些无限的娇羞,嘴里娇嗔道。

  「嘻嘻。爸。你真坏啊。趁机沾女儿的便宜。还真摸上没够了。难道您就这样一直摸下去。要不你就趴在上面吃一个吧。不过已经没有奶水了。哈哈。」  父亲现在这个样子,就和当初公爹差不多,看来他确实是想女人了。

  离夏也不知道自己支持父亲再婚。

  到底是对还是错,但有一点,只要父亲心里认可,她这个当闺女的绝对不会反对。

  听了女儿的话。

  老离意识到自己的手还搭在闺女的乳房上轻轻的揉捏着。

  离响的老脸一红,急忙把手缩了回去,当爹的跑到闺女房间里问话,揉摸女儿的奶子算怎么回事?这要是被外孙给看到了再传到姑爷的耳朵里就算是自己着急再婚,那也是好说不好听啊。

  亲爹揉摸亲闺女的奶子,幸好她并未在意自己的举动,算是给自己留了情面不然的话,就算是亲生骨肉,那也是难免尴尬啊。

  当老离起身准备离开之时,身后传来了闺女再次肯定的答复。

  「爸。您就放心吧,小勇也不反对」。

  八九不离十的事情了。

  经过闺女的再次诉说,让老离的心。

  一下子就亮堂起来,他转过了身子,似乎不敢相信,嘴里喃喃道。

  「小勇不反对?」  离夏戴好了胸罩,挪身下床正准备穿上连身裙子,抬眼便看到了父亲同时也注意到了父亲裤裆里高高支起的帐篷。

  男人的生理反应是那么明显,尤其是父亲勃起之后的样子,让离夏看了之后是又羞又喜。

  就没有急着穿裙子。

  就那样裸露着近乎赤裸的下身。

  坐在床沿上。

  微微的分开了大腿。

  让老离继续的欣赏着。

  离夏害羞的是因为男女共处一室,女儿还是基本赤身裸体。

  刚刚又让父亲摸了自己的乳房。

  就算父亲是无心的,可他对着闺女摆出了一个这样的造型,谁的心里能够泰然处之呢!可是离夏心里欢喜的是因为父亲表现出来的样子自己的身体让他起了生理反应下体撑起了帐篷。

  这不正好从侧面说明了自己的身材还是很诱人吗!竟然能让自己的亲生父亲的东西博得那么直挺挺的。

  嘻嘻。

  丈夫老不在家。

  公公又走了。

  离夏有时也憋得很难受。

  要不就让父亲给自己解决好了。

  离夏这样想着。

  心里能不害羞。

  不欢喜么。

  又让父亲欣赏了一会。

  离夏觉得差不多了。

  就娇羞地冲着父亲点了点头,在拿起衣服的同时,离夏还不忘扫视着父亲见他原本憨憨的脸颊上。

  露出了尴尬模样,女人的心里想法。

  不是男人能够理解的,当老离看到闺女一脸羞涩的样子时,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丑态。

  紧张中原本消弭了的情欲,竟然随着女儿的羞涩。

  让老离的下体忍不住又脉动起来,竟隐隐有些收发不住,随后见闺女忽闪着大眼。

  羞媚地看向自己的裤裆处,他把双手放在身下快速遮掩着,脸上带着尴尬老离狼狈而迅速地走出了闺女的房间。

  离夏看见父亲慈祥的脸上。

  带着的那种尴尬和滑稽,他爽快的笑了。

  这样的日子似乎已经有十多年没有看到过了。

  尤其是他那下体微微弹动的样子,虽然父亲迅速的遮掩起来,但还是被离夏捕捉到了一丝痕迹直到父亲离开房间。

  整理着身上的裙子,离夏满月一般的脸蛋上再次浮现出一抹娇羞,抿嘴轻轻的笑着妩媚十足。

              偷看女儿裸体4

  哈哈。

  可怜的老离呀。

  可真是倒霉。

  如果不是这段时间的性欲憋了那么久,不是看到了闺女几近裸体的身子,老离何至于在来到闺女卧室房门外。

  看到闺女的裸体。

  而魂不守舍,进而控制不住情欲,做出了那些令人害羞的事情,而最终导致他勃起了下身。

  狼狈地从闺女的卧室里逃跑出来。

  刚才他跑到闺女的房间。

  体验偷亏抚摸女儿身体的感觉,几乎被抓了个现行,当他从闺女的卧室里跑出来。

  坐回客厅的沙发上时,老离的心口上突突地狂跳不止,何止是心脏狂跳脸上也是憋得火辣辣的发烫,口干舌燥之下让他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到了这般时候,怪也只能怪自己一时糊涂,看了不该看的摸了不该摸的,揉了不该揉的。

  捏了不该捏的。

  嘻嘻。

  不该做的他全做了。

  更令老离苦闷不堪的是,他那丢人的样子。

  全被闺女给看到了,哎,这叫什么事啊!

  老离不时地用眼角瞟着闺女的房间,耳朵里极为清晰地听到了闺女在卧室里整理着床铺

  这种日常生活中的琐事以往倒没有过多留意,可在今天他的耳朵却特别灵敏,哪怕是窸窸窣窣的小动静,都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让他如坐针毡般,感到特别荒唐。

  其实这种情况。

  大多数人都有体会,尤其是犯错的时候,全身上下的神经都绷紧了,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

  都能让他们胆战心惊,乃至于越是害怕,就越是不敢面对事实,越是不敢面对事实就越是提心吊胆。

  如果单纯去问女儿小勇的态度。

  那没的说。

  可是趁闺女休息时,自己主动上前动手动脚的,还摸了闺女的下体。

  阴帝。

  这且不说,给闺女挠痒痒的时候,更是当着闺女清醒的面,引发出实打实的。
  用手去触碰揉捏闺女的胸乳,虽说当时他并非故意,可是。

  当闺女没有阻止他时。

  他怎么还不把手拿开呢。

  这种暧昧的动作所引起的反应。

  毕竟前因连着后果,才让他丑态百出,你说他事后回忆起来,脑子里冷静了心里能平静吗!

  一时之间,老离是看哪哪别扭看哪哪心烦,一度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可耻。
  害臊,坐在沙发上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颠来颠去的样子。

  着实滑稽可笑。

  闺女脚上穿着的凉拖鞋。

  在每一次移动时发出的柔和声音,虽然细小,但还是牵动着老离那颗慌乱而又躁动的神经让他在掏烟点火这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过程里,都闹了个颤颤巍巍直到把烟儿吸到嘴里,这才稍微缓和了一下紧张的情绪。

  这怨谁啊?还不都是自己为老不尊给闹的,老离苦笑了一声脑子里随即又回想起多年前。

  和闺女的那个暧昧片段,不禁浑身又打了个哆嗦,这回连在沙发上都坐不住了干脆起身,趁着闺女还没走出房间,他索性跑到了卫生间里关起门来。

  把床铺整理了一番,离夏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发现父亲没在客厅刚才她在出来时,曾听到一声关门声,心里倒也未做多想毕竟是在自己家中,统共就父亲和儿子在家,她怀疑什么呢!不过未见儿子出现,离夏的脑子里一寻思,再结合客厅里关闭着的卫生间她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

  「父亲还不好意思了呢。」离夏心里道,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她眼前一晃,脑子里再现出那个已经离她远去的身影。

  人都是有感情的,以前和公爹一朝一夕的相处,无数个日日夜夜的亲密陪伴无数次的性爱缠绵。

  无数次的乱伦交媾。

  公公的身影哪能说消失就消失了呢。

  如今。

  儿子都长成到八九岁的年纪了,过往云烟萦绕心田。

  那绝不是一下子能忘记的。

  这烙印其实已经深埋在离夏的心里了,让她看透了人情事态,坦然面对着就算是面对丈夫,她也能在心底里安慰自己。

  「这么多年来,床上床下、家里家外,我对得起公公,我也对得起丈夫。
  虽然我把自己娇媚温柔的身子分给了公爹很多。

  甚至比给自己的丈夫还多「。

  作为留守在家的女人,离夏是坚强的,可这份坚强却又是充满辛酸和无奈的。
  在别人眼里被羡慕的她,其实内心很脆弱,真的是很脆弱。

  稍一愣神,就牵扯出这么多曾经过往发生的千丝万缕,如今已经走出了悲伤换句话说,没有委屈公爹,该给他吃的都吃了该给他喝的也都喝了,就连不该给他的。

  自己的身子。

  都彻底的给了他。

  而且一给就是八年。

  八年的时间。

  那是两千多个日日夜夜啊。

  有多少次的性爱交欢和缠绵。

  让他高兴。

  让他欢乐。

  让他幸福。

  让他满足。

  让他充分享受儿媳妇的娇嫩身体和性爱的欲仙欲死。

  他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当然。

  在这期间。

  离夏自己也彻底享受到了无限美妙的乐趣。

  和公公偷情交欢时。

  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和高潮的美妙滋味。

  至今让离夏不能忘记。

  如今的离夏。

  已经心性坦然了下来,那些美好的回忆,都装在肚子里,藏在了心底深处这或许就是人生旅途中的一道亮彩,唯有亲身经历过才能深切体会到个中的美好滋味。

  回到现实生活里,如今父亲又来到自己身边,还是丈夫不经常在家的状况。
  还是理性的生理情欲得不到满足的情景。

  离夏需要父亲的照顾和帮助。

  也需要父亲的性爱。

  要说对父亲再婚没有看法,离夏自己都不相信,基于公爹过去的情况为了不留遗憾,她还是希望父亲能够获得幸福,除了儿女孝敬之外更多的是来自于和父亲之间的那种特殊关系。

  刚才和父亲的一番亲昵动作,说来也是由来已久的事情,这要是时间能倒流的话可得从在家当姑娘的时候算起,那亲密的一桩桩。

  一件件和父亲暧昧的事情。

  那可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女孩和父亲亲密,那是天性,到哪都说得出口。

  刚才在卧室里,和父亲说说笑笑。

  暧昧亲昵的行为。

  让离夏找到了久违的快乐,隐约还带着一丝甜蜜感。

  这种被幸福包围着的感觉,多么熟悉而又陌生。

  丈夫久不在家,情感倾诉的对象也无有,体内的性欲也无处发泄。

  心在一点点的封闭,渐渐的陌生。

  很难持久体会到那燃烧时的激情,就算丈夫偶尔回来一回,也如同梦境让人不能满足。

  和父亲的相处。

  就像漆黑的夜晚,萤火的光亮虽然渺小,初始时让人感觉不到什么,可萦绕在身边时间一久。

  让人看到了希望,尤其是在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里,给家里充满了生机让人眼前一亮。

  就感觉又有了希望当离夏的目光再次投向紧闭着的卫生间时,脸上莫名其妙地浮起了两朵艳丽的彩霞那充满韵味的风采,在这午后的房间里竟毫不逊色外面那和煦的阳光,舒心而暖和透着明艳。

  「该叫儿子起床了,睡了那么长的时间,都睡成了小迷糊了。」离夏心里嘀咕着,拧开了父亲卧室的房门,还真跟她猜测的那样屋子里只剩下熟睡中的儿子。
  知道父亲还在纠结刚才的尴尬。

  有些害羞。

  还躲在卫生间里。

  离夏笑了笑,岁数一大,现如今的老爹越来越像个孩子了。

  伸手探到儿子的脖颈下,把他从床上搂了起来,只见儿子闭着眼睛嘴里迷迷糊糊地说道。

  「要吃饭了吗?」随后便扎进了离夏的怀里。

  看来他真的是睡迷糊了,离夏脸上带着关爱,搂紧了儿子的身子。

  见儿子睡不醒的样子,她在儿子那光滑红润的脸蛋上。

  深情地亲吻了一口,随后轻缓地晃悠着儿子的身体,爱怜地说道。

  「嘿嘿。都睡迷糊啦。」。

  把儿子叫醒,无非也是让儿子做那开路先锋,父亲不是躲在厕所里吗总不能不出来见人吧,让儿子过去探探省得父亲抹不开面子。

  心里暗笑,离夏便不着痕迹地说了一句。

  「快去厕所方便方便,叫你姥爷不要抽那么多烟。」,随后便整理起床铺上的被子。

  小诚诚揉着眼睛,听到妈妈的吩咐,一看时间,都已经四点多了他穿着拖鞋走到了外面的厕所旁,拉了一下门把手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马桶上抽烟的姥爷。
  「姥爷,您少抽点烟,吃点水果也挺好的呀!」诚诚对着姥爷说了那么一句,见他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诚诚还以为是自己睡后。

  残留在脸上的痕迹太过于明显,他正准备清洗一下,就听姥爷含糊地答应了一声。

  诚诚毕竟还是个孩子,何况他也不知道刚才老爷和妈妈发生的那一幕羞人的事情,作为一个传话的人完成了妈妈交代的任务就OK了,至于姥爷抽烟的事情在他看来,和爷爷活着时一样,都是那种抽烟喝酒的人连爸爸都是,他也就见怪不怪了。

                本节完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