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莲花携鹤飞】(20)【作者:黑色小妖】
字数:1619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章中州大侠要报仇
 
  蓝啸天在外边焦急万分,见阴玉凤还不出来,便匆匆的走进了内室,见陆晓 芸虚弱的躺在床上,楚楚可怜,蓝啸天心中万般怜爱,握着陆晓芸的手关怀备至 的说道:「芸妹,你觉得怎样?」
 
  陆晓芸眼眶中满含泪水,微笑着说道:「已经无大碍,就是流了很多血,身 子有些虚,天哥,二十年了,贱妾真是对不起你……」
 
  蓝啸天微微一笑,虎目凝视着陆晓芸,脸上神情若悲若喜,心中汹涌着万干 感慨。苦笑道:「芸妹说的哪里话,二十多年来芸妹没过过一天安稳日子,是我 蓝啸天连累了芸妹和我一起受苦受难……」
 
  阴玉凤听到这里心中万分愧疚,满眼含泪,哽咽着说道:「我去给姐姐煮些 稀饭……」站起来转身离去。
 
  陆晓芸见状说道:「天哥,以后玉凤面前再不要说这样的话,玉凤也很苦, 很多事都是身不由己。」
 
  蓝啸天望了望门口,叹口气道:「我也是无心之说……」
 
  阴玉凤一下午都忙来忙去,自己煮了一碗莲子稀饭,亲手喂着陆晓芸喝下, 又烧了些热水拿热毛巾给陆晓芸擦拭身体,稍微闲下来就陪着陆晓芸聊天解闷, 体贴入微的照顾着陆晓芸,对她精心呵护。蓝啸天看在眼底,也是聊慰于心。 
  转眼已经入夜,蓝啸天将手中茶杯中最后一口茶喝完,来到内室,见阴玉凤 躺在床中间还在握着陆晓芸的手闲聊,蓝啸天尴尬的咳嗽一声说道:「玉凤,时 候不早了,芸妹大病初愈,需要多加休息,不如你先回去,明日一早再过来。」 
  陆晓芸微笑着说道:「天哥,好多年都没人陪我聊天解闷了,我舍不得和玉 凤分开,所以今天玉凤不走了。」
 
  蓝啸天虎面发窘,颤声说道:「这……这怎么可以……」
 
  陆晓芸道:「我们同为夫妻,睡在一起也是名正言顺,有什么不可以的。」 
  蓝啸天看了一眼阴玉凤,只见阴玉凤埋首在陆晓芸肩窝里,一套紧身衣裤, 凸显的曲线玲珑,蜂腰,肥臀,以及呼之欲出的高纵双峰,格外的成熟丰满,体 态更是撩人。十几年未有人伦的蓝啸天也难免心生旖旎,嘴里却说道:「荒唐… …」
 
  陆晓芸轻姹一声:「有什么荒唐的,你爱睡不睡,玉凤,脱衣服睡觉。」。 阴玉凤脑袋依然埋在陆晓芸身上,陆晓芸见她不动,伸手就去解阴玉凤的衣襟, 可是她身体虚弱,玉臂挥动几下,额头已现汗水,娇喘频频,阴玉凤抬头一看只 见陆晓芸面色苍白,香汗淋漓,不禁吓出一身冷汗来,连忙说道:「姐姐你快些 休息,我……我自己脱就是……」阴玉凤慌乱的拉过绣花被附在身上,蹑手蹑脚 的自己脱起衣服来。
 
  陆晓芸侧眼看一下蓝啸天,见他背着身不知道在想什么,陆晓芸对阴玉凤笑 道:「都脱了啊,要不然还要姐姐费力。」阴玉凤羞红着脸诺诺的说道:「听姐 姐吩咐就是……」说完便脱了溜光,随手将内裤和抹胸仍在床边,钻进被子里。 
  蓝啸天转身见陆晓芸美目含笑,杏脸桃腮的看着自己,说道:「芸妹……你 这是……哎……」说完走到梳妆台旁一口气吹熄了灯火,转身开门而去。 
  阴玉凤听蓝啸天关门离去,钻出被窝,委屈的说道:「姐姐,天哥不肯,我 看就算了吧,外边无被无床,难到让天哥坐在凳子上睡一夜不成?我还是回去吧 ……」
 
  陆晓芸轻笑道:「妹妹宽心就是,姐姐自有办法……」然后大声的向门外叫 到:「天哥,玉凤这几日我都不会让她走的,你若不愿意回来睡,就一直睡在大 厅吧……咳咳……咳咳……」
 
  阴玉凤惊叫道:「姐姐……姐姐你怎么了……」
 
  蓝啸天听见陆晓芸咳声不止,慌忙的跑了进来,但是屋内黑暗如漆,什么都 看不到,惊慌失措的说道:「芸妹……怎么了……」,陆晓芸喘咳不止,断断续 续的说道:「无妨……只是刚才大声叫喊抻动了伤口……」
 
  蓝啸天着急的斥责道:「你有病在身,就不要在高声呼喊……」连忙取出火 折子要去点燃红烛。却听陆晓芸急道:「不要燃灯,你若是怜我,就不要让我… …咳咳……」
 
  阴玉凤慌忙起身要去查看她的伤口,却被陆晓芸拉住说道:「我说没事就没 事……躺下……睡觉。」
 
  蓝啸天不敢在拂她的意,吹了手里的火折子,只听陆晓芸说道:「天哥,你 也躺下睡吧……你在大厅,我有事难免在喊你……咳咳……」
 
  蓝啸天连忙说道:「芸妹不要在说话了,好好休息,我不出去了就是。」说 完和衣躺在床边。却听陆晓芸笑道:「天哥,玉凤也是你的妻子,你那么拘谨干 嘛,还不脱了衣服一起睡。」
 
  蓝啸天道:「这样睡也是一样……」
 
  陆晓芸见蓝啸天不为所动,伸手在阴玉凤的肩膀上推了一下,阴玉凤心领神 会,转过身来伏在蓝啸天胸膛上,娇羞着说道:「天哥,我想的你好苦……」 
  阴玉凤的乳燕投怀使蓝啸天心中一荡,伸出手怜爱的抚摸着阴玉凤光滑的玉 背,叹口气说道:「我知道这些年你也过得不容易……」
 
  阴玉凤一听悲从心来,竟伏在蓝啸天身上轻声的抽泣起来,蓝啸天道「好好 的,你哭什么?」
 
  阴玉凤将蓝啸天的手放在自己的丰乳上,轻声泣道:「贱妾是高兴的……」 
  这时却听陆晓芸笑道:「玉凤,这时候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以后在不 许你如此,还不快给天哥宽衣……」
 
  阴玉凤抹了一把眼泪,伸手就给蓝啸天脱衣脱裤,蓝啸天被她弄的十分尴尬, 却也没有阻拦,手在阴玉凤的玉体娇乳上抚摸着,胯下早就高高竖起。
 
  阴玉凤将蓝啸天的衣裤拿起,伸手在床头石壁上一摸,只听吱嘎一声,石壁 上多出一个暗格,阴玉凤将蓝啸天的衣衫扔进暗格里,又听一声吱嘎,暗格关闭 了。
 
  陆晓芸不解地问道:「什么声音……」
 
  阴玉凤道:「姐姐不知,这个床头有个暗格,就是装衣服用的。」
 
  蓝啸天揉捏着阴玉凤的丰乳,说道:「你怎么对这里这么熟悉,我和芸妹在 这里住了十五年也没发现,这里居然有个暗格。」
 
  阴玉凤道:「天哥不知,这个房间曾经是贱妾的闺房,天哥和姐姐来了以后, 我就把这里让给你们住了……」
 
  陆晓芸笑道:「原来是你的闺房啊,你自己睡,怎么弄了这么大一个床……」 说到这突然止口不语。
 
  蓝啸天握着阴玉凤丰乳的手突然一紧,却听阴玉凤道:「这里曾是我爹爹和 妈妈的卧室,我妈妈去世后,我爹怕触景生情就从来都不来这里住了,所以我才 住了进来。」
 
  却听陆晓芸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说道:「我睡了……」
 
  阴玉凤伏在蓝啸天胸口,知道这是陆晓芸故意的给他们机会,变伸出香舌在 蓝啸天的乳头上轻舔着,蓝啸天一听这里曾经是阴玉凤的闺房,阴无极和他说过 的话,不断在脑中盘旋,脑中不断的浮现阴玉凤和天魔宫一干妖孽一起在这里颠 鸾倒凤的画面,蓝啸天虽然心如刀割,但十几年没有人道,闻着阴玉凤的阵阵发 香,还有她身上飘散着成熟的清淡幽香,也令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阴玉凤此 时抬起头将香唇凑上,一口封住蓝啸天喘着粗气的嘴巴,蓝啸天心道:玉妹对我 深情意重,既然已经承认事实,他更决不允许在阴玉凤身上再发生玉壶春那样的 惨事,况且大丈夫立足于世,岂能心胸狭隘,便不再多想,温柔的吮吻阴玉凤娇 艳欲滴的红唇,并紧紧拥抱这美妙香腻至极、曲线玲珑的丰润胴体。
 
  阴玉凤下体紧贴着蓝啸天坚硬的鸡巴,如此紧密的接触,蓝啸天和阴玉凤同 时亢奋起来,他俩静默着挺动彼此的生殖器,强烈的磨擦着。阴玉凤两条雪白修 长美腿与蓝啸天的大腿纠缠夹磨着。阴玉凤丰满柔软的胴体充满着生命力和弹跳 感,叫蓝啸天爱不释手,动魄心颤。蓝啸天忍不住心跳加快,大鸡巴肿大翘起。 阴玉凤鲜艳的双唇柔软得令人心荡,蓝啸天饥渴的吸吮着,舌头往她整齐雪白的 贝齿里探去,阴玉凤任凭他的舌头长驱直入,只能娇喘咻咻的任由蓝啸天的舌头 在她的檀口里放肆的搅动,舔舐着樱桃小嘴里的每一个角落。
 
  阴玉凤纤长玉手移到蓝啸天的胯下,抚摸着那根热气腾腾,粗大坚挺的肉棒, 在鸡巴上缓缓的套弄起来,蓝啸天被一阵温暖滑润的触感,刺激得鸡巴一阵的跳 动,真有说不出的舒服,不由得在阴玉凤的丰臀上一阵乱抚。只听阴玉凤在他耳 边细声说道:「天哥……要我……」
 
  蓝啸天听陆晓芸已经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在也忍耐不住,抱紧阴玉凤翻身把 她压在了身底下,阴玉凤双腿自然的向两边分开,蓝啸天硬挺火热的鸡巴碰触到 她大腿根部的皮肤,阴玉凤能清晰的感觉到蓝啸天鸡巴的坚硬和粗大,心里微微 一颤,抬起双臂抱住了蓝啸天的脖子,微微闭着双眼,努起嘴唇亲吻着她心爱的 丈夫。
 
  蓝啸天腰部用力一挺,大鸡巴老马识途般顺利的插进了阴玉凤的屄里,阴玉 凤发出一声羞涩了的呻吟。蓝啸天吻住她的灵舌,鸡巴用力的抽插,阴玉凤双腿 紧紧夹住他的屁股,下体迎合的向上挺动。
 
  蓝啸天十几年没这么舒爽的肏屄了,屁股加快了抽插的频率,阴玉凤也配合 着他的节奏。屁股向上挺动,小屄紧紧夹住蓝啸天的鸡巴,淫水不断的从缝隙间 流出,将屁股下的床单已经流湿。阴玉凤小屄里开始有节奏的痉挛,夹吸着蓝啸 天的鸡巴,蓝啸天屁股向下用力的顶,然后又是一阵疾风暴雨般的抽动。阴玉凤 的眉头紧皱,牙关紧咬,强忍着不发出呻吟声,但她的小屄里分泌出的淫水,在 蓝啸天的猛肏之下,虽然在被子里却依然发出「扑哧……扑哧……」的声响。 
  蓝啸天久未肏屄,不知疲倦的抽插。阴玉凤无力的躺着,全身被他顶的前后 不停的耸动,轻摆纤腰,屁股向上一拱一拱的迎合他,却怕被陆晓芸听见不敢发 出呻吟,憋十分的难受。
 
  蓝啸天加快了撞击的力度和速度,然后闷哼了一声,用力地插进阴玉凤的小 屄,阴玉凤清晰的感觉到蓝啸天鸡巴的抖动和抽搐,一股热流射入了小屄深处, 她也绷紧了身子,打了个寒战,柔弱的喘息着。
 
  片刻后蓝啸天从阴玉凤身上翻了下来,阴玉凤在枕下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纸巾, 给蓝啸天的下体擦干净后又擦了擦自己,随手便将纸巾扔到地上,伏在蓝啸天身 上,蓝啸天大手一伸将他搂抱在怀里,阴玉凤被她抱在怀里,闭上双眸感受这份 难得的安宁和温馨……轻声说道:「谢谢你,天哥……」
 
  蓝啸天道:「怎么突然说这种话……」
 
  阴玉凤道:「我以为……再也得不到……你的爱……」说着说着又呜咽的哭 泣起来。
 
  蓝啸天将她紧搂在怀,安慰道:「怎么好好的,又哭上了。」
 
  阴玉凤止住眼泪,轻声说道:「天哥,我想给你在生个孩子……」
 
  蓝啸天笑道:「这种事顺其自然吧……」
 
  却听陆晓芸说道:「什么顺其自然,你还不到五十岁,多努努力就是。」 
  蓝啸天二人一听,瞬间大窘,阴玉凤娇羞叫到:「姐姐。你好坏……」说完 就钻进被窝里。
 
  蓝啸天支支吾吾的道:「芸妹……你怎么还没睡……余神医说……你要多多 休息……」
 
  陆晓芸笑道:「你们俩颠鸾倒凤的,我能睡得着吗?」,伸手一拉阴玉凤接 着说道:「玉凤,反正也睡不着,陪姐姐聊聊天。」
 
  阴玉凤嘤咛一声从蓝啸天的被窝里钻出,屁股向蓝啸天一撅,便转过身来, 黑暗中摸到陆晓芸的手,握在一起,说道:「姐姐,你要多休息,早日康复,咱 们好一起离开这里。」
 
  陆晓芸道:「妹妹,姐姐谢谢你替我让天哥人伦不灭……」
 
  阴玉凤紧握着陆晓芸的玉手,连忙说道:「姐姐,妹妹谢谢你才是,姐姐胸 襟如海,量宽于人,妹妹在姐姐面前总有……无地自容之感……」说完又轻轻抽 泣起来。
 
  陆晓芸佯怒道:「你看你,说说就哭,这一天你流了多少泪了,你要在这样 姐姐可真生气了……」
 
  阴玉凤连忙止住哭泣,小声说道:「妹妹今天是太高兴了……流的都是幸福 的眼泪。」
 
  蓝啸天环抱着阴玉凤的肥臀,大手轻抚着阴玉凤的丰乳,侧耳倾听着两姐妹 的聊天,却插不上话。
 
  陆晓芸道:「以后居家过日,切不可动不动就流泪,过去的事不要再想,也 不许再提,咱们一起安安稳稳,快快乐乐的生活,如若不然,可别怪姐姐当真的 翻脸。」
 
  阴玉凤道:「一切听姐姐的就是。」
 
  却听陆晓芸小声的说道:「刚才可舒坦了……天哥还可以吧?呵呵」
 
  阴玉凤羞赧的说道:「姐姐你好坏……」
 
  陆晓芸轻声笑道:「吆……还不好意思了,姐姐又不是外人,怕什么。」 
  阴玉凤嘤咛着说道:「嗯……」
 
  陆晓芸调笑道:「嗯是什么意思啊?」
 
  阴玉凤见陆晓芸不依不挠的追问,便轻声笑道:「等姐姐康复了,自己试试 不就知道了,嘻嘻」
 
  陆晓芸笑道:「你个臭妹妹还调戏起姐姐来了,不过刚才你说要个孩子,倒 是应该,玉凤你也三十八了吧,想要孩子还真要抓紧,女人啊,一过四十在想要 孩子就难了。」
 
  阴玉凤也来了兴致,娇笑道:「先不说孩子的事,姐姐这些年和天哥怎么过 得啊……」
 
  陆晓芸不解的说道:「什么怎么过得?」
 
  阴玉凤小声说道:「天哥守着姐姐这个大美人,却吃不到,难道就不解决吗?」 
  陆晓芸莞尔一笑,拉着阴玉凤的手轻触到自己的嘴唇,笑着说道:「姐姐用 这给他解决……」
 
  阴玉凤嘻嘻一笑:「想不到姐姐娴淑典雅,居然也能这样行事……嘻嘻」 
  陆晓芸道:「姐姐也是没办法……」却听阴玉凤『唔……』一声娇吟。 
  陆晓芸握着她的手急问道:「妹妹……怎么了……」
 
  阴玉凤呻吟着说道:「天哥……着急……要孩子了……唔……唔……」 
  冰雪聪明的陆晓芸怎能不知何事,娇笑着说道:「如此甚好……」抬头向蓝 啸天娇笑道:「喂……你给我多卖点力气……格格」
 
  蓝啸天抱着阴玉凤的肥臀,下体啪啪的撞击着,口中支吾道:「遵从夫人吩 咐就是……」
 
  次日一早,春风满面的阴玉凤来到李晓兰三女的房间,对李晓兰说道:「李 姑娘,我知道你着急要去接令堂,但是宇儿的母亲身体不适,几天内不能活动, 所以还要委屈几位姑娘几天,待芸姐稍有好转,我便带你出去,召唤灵鹤去接令 堂,还望姑娘们多多谅解。」
 
  李晓兰连忙说道:「蓝夫人身体要紧,我们姐妹既然来到这里了,也不急这 几日,听从二夫人安排就是。」
 
  阴玉凤说道:「那就多谢几位姑娘了,我已交代过这几日绝不会有人为难你 们,你们安心在这里住下就是。」说完转身离去,又来到蓝宇和奶兜兜的房间, 只见蓝宇萎靡不振的哈欠连连,而奶兜兜却嘻皮笑脸的叫到:「二妈,这么早啊 ……嘻嘻」,阴玉凤笑道:「芸姐想念你们这对宝贝儿女啊,走和二妈一起去吃 早饭。」
 
  奶兜兜兴高采烈的拉着郁郁怏怏的蓝宇就和阴玉凤一起来到蓝啸天的房间, 蓝宇和奶兜兜一起拜见了蓝啸天,便来到了内室看望陆晓芸,蓝宇害怕母亲担心, 在母亲面前不敢在露出一丝的不快,和奶兜兜一起给母亲请安,陆晓芸昨日被余 贝宁手术开屄,流了很多血,饮食了一滴李小兰赠与蓝啸天的莲花玉液,又休息 了一夜,已经神色大好,慈目流波的看着这对儿女,心中无限的欣慰,眼神流射 出无限的慈爱,欣然的说道:「宇儿,兜兜,如今咱们尽入彀中,虽有你们玉凤 二妈奔走照应,但毕竟身在险地,你们同根同源更要互关互爱。」
 
  奶兜兜上前握住陆晓芸的手,微笑着说道:「妈妈放心,我一定照顾好哥哥 就是。」
 
  蓝宇也说道:「母亲多多保重身体,二妈已经答应,待母亲康复,便会带李 姑娘去接莲花夫人,到时候咱们一起回家。」
 
  陆晓芸一听回家二字,突然泛起来一种莫名的伤感,让她透骨酸心,十五年 不见天日,如今终于可以返朴还淳,她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酸楚,在儿女面前强忍 着满腔的痛苦,勉强笑道:「母亲身体不适,不能和你们一起用饭,你们出去陪 爹爹一起吃饭吧」
 
  蓝宇和兜兜拜别了母亲,来到了外厅和蓝啸天阴玉凤一起用膳。
 
  一整天,蓝宇和奶兜兜也没有回去,在母亲床上床下伺候着,闲下来蓝宇就 和母亲说起这些年的事,沧海叟方子文带病督导他的武功,银剑神尼玉灵子十五 年无日无夜的在江湖中奔波,寻找东凶西恶和父母的下落,说到这时只听彩霞仙 子陆晓芸感叹道:「哎……你爹亏欠玉家良多,但这诸般事,也非你爹所愿,怪 不得他,只怪造化弄人,却苦了玉家一对姐妹,玉灵子现在虽然皈依三清,但是 终会有老去之时,兜兜,她是你的亲姨娘,还有宇儿,你们日后要像对待母亲一 样孝敬与她,替你爹还些玉家的情债。」
 
  蓝宇和奶兜兜同时说道:「谨遵母亲教诲。」
 
  夜晚时分,李晓兰和东方妞儿坐在床上正在听黑色小妖夸夸其谈,大讲各种 江湖事故、武林轶事,只听咣当一声,奶兜兜笑嘻嘻的走了进来,东方妞儿一见 奶兜兜连忙上去拉住她的手,嬉笑着说道:「兜兜姐,你怎么来了。」
 
  奶兜兜笑道:「我和我那木讷的哥哥实在不愿住在一起,想念你和小妖姐, 就求着二妈把我带了过来。」
 
  黑色小妖也过来笑道:「如此正好,咱们姐妹又可以在一起了,今天就不要 回去了,咱姐妹住在一起,好好亲近亲近。」
 
  奶兜兜道:「我来了就没想回去,就算和你们挤一挤也不愿和那疏庸愚钝的 哥哥呆在一起,嘻嘻」
 
  李晓兰接口道:「咱们四个人,两张床也不会拥挤。」
 
  却听奶兜兜说道:「不必了,我们姐妹三人挤在一张床就行,大不了我骑着 小妖姐睡,或者妞儿妹妹骑着我睡,咯咯」
 
  李晓兰热脸贴了个冷屁股,无奈的苦笑一声。
 
  东方妞儿笑道:「好啊,好啊,我们姐妹三人又能在一起了,兜兜姐我现在 就要骑着你,格格」
 
  奶兜兜一听乐颠颠的跑到床上,脱了鞋撅起屁股就跪趴在床上,回头笑道: 「小骚妹妹快来骑……」
 
  东方妞儿大笑一声:「来喽……」快步跑到床上,在奶兜兜的翘臀上一拍, 娇笑道:「撅好了……」抱着奶兜兜的玉臀,胯部紧贴,学着男人的样子,小蛮 腰一阵耸动,口中娇笑道:「干你……干你……」
 
  奶兜兜假装的淫叫到:「啊……啊……干死我了……」
 
  黑色小妖笑盈盈来到床边,在东方妞儿的小屁股上一拍,笑道:「我的妹妹 们啊,怎么这么疯癫,李姑娘还在呢。」
 
  奶兜兜翻身坐起,和东方妞儿相视一笑,调皮的一吐香舌,便又有说有笑嬉 闹在一起。
 
  黑色小妖回头见李晓兰落寞的坐在床上,痴笑的看着她们,黑色小妖趁奶兜 兜和东方妞儿嬉笑之际,快步的来到李晓兰床上,伸手一拉将床头的大被盖在李 晓兰身上,迅速的钻了进去。
 
  奶兜兜和东方妞儿嬉闹了一阵,却不见小妖姐,娇声叫到:「小妖姐……」, 却见黑色小妖在李晓兰的被窝里刺溜一下钻了出来。
 
  奶兜兜疑惑的说道:「小妖姐,你跑到李姑娘的被窝里干什么啊?」
 
  黑色小妖嬉笑着走回过来说道:「李姑娘有些不舒服,我帮她按按摩,她们 这些高人雅士啊,就是害羞腼腆,非要蒙着被子,咯咯」
 
  奶兜兜怒着嘴小声说道:「事妈一个……」
 
  黑色小妖面色一动,转而笑道:「她睡了……」
 
  奶兜兜娇笑道:「睡了就好,小妖姐,快过来,我要骑你。」
 
  黑色小妖欢笑着爬上床,像狗似的一撅屁股,笑道:「来骑……」
 
  奶兜兜娇笑一声翻身骑在黑色小妖的背上,玉手在黑色小妖的屁股上一拍, 姹叫道:「驾……」
 
  东方妞儿也来到黑色小妖的屁股后,一只手隔着衣服伸在黑色小妖的屁股缝 里,一只手伸到奶兜兜的屁股里,用力的狠抠着,淫笑道:「兜兜姐,小妖姐, 妹妹让你们尝尝毒龙钻……咯咯咯」
 
  黑色小妖淫叫道:「哎吆,肏你妈的贱屄妹子,你咋扣姐姐的屁眼……」 
  奶兜兜也叫到:「骚屄妹子,裤子都抠进屁眼里了。」然后在黑色小妖的屁 股上连拍,继续淫叫道:「肏你妈的贱屄姐姐,大呼小叫什么,给我当好母马。」 
  三姐妹亲密无间无拘无束的嬉笑怒骂着,是那么的高兴和欢乐。
 
  正在这时只听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三女连忙一整衣装,慌坐在床上。 
  只见西恶公冶宏开门走了进来,公冶宏面含微笑,暖昧的和他们说道:「几 位美女,哪位愿意随老夫去乐呵乐呵啊?」
 
  黑色小妖娇笑道:「吆……你公冶大爷什么时候学会这么客气了?真是新鲜 之事啊。」
 
  东方妞儿也调笑道:「西恶突然换了这副嘴脸还真让人不适应……咯咯」 
  公冶宏厚颜无耻的笑道:「老夫向来都是如此,不过是江湖人以讹传讹误解 老夫而已。」
 
  奶兜兜在一旁戏谑的笑道「我看不然吧,莫不是猢狲入了布袋,无法畅所欲 为了吧,哈哈哈」
 
  公冶宏脸红筋涨怫然变色,但他大奸似忠的恶人本色,转瞬间又恢复神色, 胁肩谄笑的说道:「姑娘口齿伶俐,巧舌如簧,老夫不和你争辩,老夫不过是长 夜漫漫想找姑娘乐呵乐呵而已,姑娘要是不愿意,也用不着如此的挖苦老夫,你 说是吧。嘿嘿」
 
  这时只见李晓兰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冷冷的说道:「公冶宏你可别忘了,你 身上的穴道和毒还没解,最好还是安分点。」
 
  公冶宏看着和衣而睡花容月貌的李晓兰,肃然道:「老夫可没忘记,老夫也 没对李姑娘有一丝的不敬吧。」
 
  李晓兰起身做起,淡淡的说道:「你记得就好,我问你件事,你可愿回答。」 
  公冶宏笑道:「李姑娘但问无妨,老夫能说的自然不会吝啬不言,若是不能 说的,就是让老夫立即毒发,也是不能说。」
 
  李晓兰付之一笑,道:「我倒是实在想不出能有什么事能让你公冶宏舍身忘 死的不可以说。」
 
  公冶宏嘿嘿一声奸笑,没有说话,李晓兰接着说道:「我只想知道蓝啸天的 二夫人,玉凤夫人,到底是你们天魔宫的什么人?这个我想不会让你舍身赴死的 难回答吧?」
 
  公冶宏疑惑的说道:「你们是真不知道还假不知道啊……」
 
  李晓兰道:「当然真不知道,知道了还问你做甚。」
 
  公冶宏狡黠的说道:「这个嘛,倒不是不可说,不过……」
 
  李晓兰看着他那猥琐的神情,心中一阵厌恶,冷冷的说道:「你说了,我就 先解了你的穴道。」
 
  公冶宏诡笑道:「穴道吗,李姑娘已经答应老夫七日时辰一到就会给老夫解 了,李姑娘一诺千金,老夫信得过李姑娘绝不会食言……」
 
  黑色小妖冰雪聪明岂不知他的意思,娇笑道:「你个老不正经的,这样吧, 你只要知无不说,妹子陪你去乐呵乐呵就是。」
 
  公冶宏笑道:「还是小妖姑娘善解人意,嘿嘿,其实蓝啸天的玉凤夫人,就 是我们万花楼的楼主。」
 
  东方妞儿道:「什么万花楼……这不是天魔宫嘛?」
 
  公冶宏道:「万花楼的楼主就是天魔宫宫主的亲生女儿,这回你们懂了吧… …」
 
  李晓兰四女大惊失色,面面相觑,黑色小妖惊奇的说道:「你是说玉凤夫人 是阴无极的女儿?」
 
  公冶宏笑道:「当然,阴玉凤自然是阴宫主的亲生女儿,这次万花楼千方百 计的要将蓝公子带来,就是玉凤楼主的命令,是为了让蓝啸天他们父子团聚而已。」
 
  东方妞儿也惊道:「真想不到啊,想不到玉凤夫人居然是阴无极的女儿,我 说她怎么在这里这么随便呢,咱们只知道她是玉凤夫人,却不知道她姓什么。」 
  李晓兰说道:「玉凤夫人既然是万花楼的楼主,又是阴无极的亲生女儿,我 见她和蓝啸天夫妇又是无比的恩爱,怎么还把蓝啸天夫妇关在这里十五年呢?」 
  公冶宏道:「这其中的原因吗,老夫就不变多说了,有空你们自己问楼主就 是。」
 
  李晓兰见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神色,知道再怎么问他他也不会说了,便 沉默不语。
 
  黑色小妖说道:「公冶宏……李姑娘已经将解你穴道的手法教了我,你过来 我给你解开穴道。」
 
  公冶宏装出一副老实摸样,走到黑色小妖面前憨笑道:「那就有劳小妖姑娘 了……」
 
  黑色小妖霍然一挥素手,在公冶宏身上纤指连点,点完后笑着说道:「你的 穴道已经全解,不过你的毒却要等李姑娘离去之时再给你解药。」
 
  公冶宏运气一试,果然不畅的穴道,已经顺流无阻,但身上的剧毒还没解除, 侧目看了一眼李晓兰,压抑心里对李晓兰的愤恨无法发作,心里咒骂:肏你妈的 小贱人,等老子解了毒,看老子不肏爆你这婊子养的贱货,转而一想,这李晓兰 是莲花夫人的爱女,他还真没这个胆子敢得罪她,只好卑躬屈膝的谄笑道:「老 夫多谢李姑娘玉手高台。还望李姑娘不要食言,到时将解药赠与老夫。」 
  李晓兰淡淡的说道:「你安心就是。」
 
  这时黑色小妖一伸懒腰说道:「走吧,老家伙,本姑娘陪你乐呵乐呵去。」 
  公冶宏淫笑道:「小妖姑娘就是体贴,嘿嘿」
 
  却见奶兜兜站起说道:「我也去……」
 
  东方妞儿也接口道:「我也去,我说老家伙,你们能不能找个年轻点的啊, 你和段无非都那么大岁数了,玩着实在没意思。再说这次是我们姐妹三人一起, 你们伺候的了吗?」
 
  公冶宏笑道:「好,好。老夫再给姑娘们找个人就是,天魔宫里别的没有, 男人还不有的是,不过以老夫兄弟的身份要是和一些低贱的人一起肏屄,老夫还 放不开脸面,不过姑娘放心,老夫不让姑娘们失望就是。」起步就先走了出去。 
  黑色小妖走到门口鄙夷的说道:「肏个屄还要匹配身份,我也真是服了你们 这些涂覆盛名之辈。」
 
  却听李晓兰说道:「兜兜姑娘,你等等,你过来一下。」
 
  奶兜兜不明所以,心道:这事妈不知道又有什么事,挪步来到李晓兰身侧, 只见李晓兰伏在她耳边吐气如兰的细声说道:「兜兜姑娘,你是蓝大侠的爱女, 和她们一起去不好吧,岂不有损蓝大侠的……」
 
  奶兜兜微怒道:「你什么意思?她们怎么了?她们是我的姐妹,你是嫌我的 姐妹淫荡下贱吧,我也是淫荡下贱之人,我才不管那么多,我就和我的姐妹在一 起。」
 
  黑色小妖连忙过来说道:「兜兜,李姑娘也是一片好心,你怎么这么说话。」 
  黑色小妖又对李晓兰说道:「李姐姐放心,此事只有玉凤夫人知道,我想玉 凤夫人是不会说出兜兜是蓝大侠的女儿这件事的,我料他们应该也不知道兜兜的 身世。」
 
  李晓兰被奶兜兜怼的秀面一红,黯然一叹,轻声说道:「那你们就好自为之 吧……」
 
  黑色小妖在李晓兰的玉手上一按,说道:「李姐姐,你先休息吧」说完拉着 奶兜兜和东方妞儿跟随公冶宏而去。
 
  李晓兰叹慕的看着笑嘻嘻的黑色小妖三姐妹走出了石室,直到石门咣当一声 关闭,李晓兰还目不转睛的紧盯着石门,良久之后才一声叹息,卧躺在床上,辗 转反侧。
 
  三女跟在公冶宏身后走在甬道里,只听黑色小妖轻声说道:「兜兜妹妹,你 为何对李姑娘那么大敌意呢」
 
  奶兜兜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看不惯她那冷若冰霜高高在上的模样。」 
  东方妞儿道:「我也不愿和她在一起。」
 
  黑色小妖道:「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东方妞儿道:「其实道理很简单,就是嫉妒,她有个好母亲,走到哪里别人 都对她毕恭毕敬的,咱们呢,一个个的都出身淫贱,和她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黑色小妖若有所思的说道:「外表的光鲜也不见得内在就光华,她和我们一 样是同路人也说不定呢。」
 
  奶兜兜道:「怎么可能的事,你看她那副冰清玉洁的模样,我看着就讨厌。」 
  黑色小妖道:「那你看着周晓航讨厌吗?」
 
  奶兜兜道:「那倒没有,晓航姑娘清纯可爱,而那李晓兰却高雅雍容,反正 我就是不喜欢她。」
 
  黑色小妖听罢,暗暗打定一个主意,轻声娇笑道:「说这些干嘛,玩鸡巴去 喽……嘻嘻」
 
  片刻后,公冶宏带着三女来到段无非的房间,只见一个青衫儒巾,虽然已在 中年,却仍眉清目秀,显得风度翩翩,超然出尘的人和段无非坐桌子两侧品茶。 
  公冶宏一见那青衫人立即大笑道:「李兄也在这啊,老夫正愁去找谁去呢, 李兄来的正好,老夫带了三个小婊子来,一起乐呵乐呵。」
 
  青衫人一见黑色小妖和奶兜兜、东方妞儿三个剪水双瞳,澄如秋波的大美人, 微笑着向公冶宏说道:「公冶兄真是好兴致啊,在哪里弄来这及个尤物。」 
  公冶宏笑道:「这可不是老夫弄来的,是她们自己来找肏的……哈哈」 
  青衫人道:「真的……」
 
  公冶宏对三女说道:「你们自己说。」
 
  黑色小妖三女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就是来找肏的……嘻嘻嘻」
 
  段无非笑道:「好婊子,咦……怎么多了一个。」
 
  公冶宏说道:「这是和蓝啸天儿子关在一起的那个姑娘,今天自己来找肏来 了。」
 
  段无非戏谑的说道:「和蓝啸天的儿子一起的?莫不是蓝啸天的儿媳吧?哈 哈哈」
 
  奶兜兜道:「我才不是他的儿媳呢,我和他没有关系。」
 
  却听段无非阴声说道:「你是北贱玉壶春的徒弟奶兜兜。」
 
  三女一听吃惊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段无非阴沉的说道:「你们真当我们天魔宫无知啊,我不但知道你是北贱的 徒弟,而且还知道你们另外两个是销魂山庄销魂夫人的女儿黑色小妖和南淫东方 骏的女儿东方妞儿。关在石室的另一个嘛,是莲花夫人的女儿九天玄女李晓兰。」 
  青衫人一听,大惊失色的说道:「段兄,此话当真,兄弟出去几个月今日才 归,怎么还把莲花夫人的女儿给弄来了。」
 
  段无非笑道:「李兄怎么一听莲花夫人的女儿就这副模样,不瞒李兄,不但 莲花夫人的女儿,过几日莲花夫人也会仙驾天魔宫,到时候李兄岂不连屁都吓凉 了,哈哈」
 
  黑色小妖三女一听更是面面相觑,心道:原来她们的计划早就被天魔宫识破, 而且还清楚的很。
 
  青衫人听罢面色一整,瞬间恢复那荣辱不惊的神色,笑道:「段兄,宫主和 楼主这是要干什么啊?」
 
  段无非道:「哎……晚些老夫在于你慢慢说来,先玩这几个贱屄再说。」 
  青衫人笑道:「好」起身大声叫到:「哪个是东方骏的女儿?」
 
  东方妞儿说道:「我是,怎么,老帅哥,你要先玩我吗?嘻嘻」
 
  青衫人仰天大笑:「东方骏啊东方骏……哈哈哈」
 
  东方妞儿不解地说道:「你笑个毛线……」
 
  青衫人止住笑声说道:「你可知道区区是谁?」
 
  东方妞儿道:「我管你是谁呢?」
 
  青衫人笑道:「区区中州李云天。现任万花楼总长老,天魔宫总护法。」 
  黑色小妖大惊道:「你是中州大侠李云天?」
 
  青衫人道:「正是区区。」
 
  东方妞儿不以为然的说道:「什么中州大侠,绿帽子大侠而已,你的老婆和 女儿都被我爹肏过了吧,哈哈」
 
  当着东凶西恶的面被东方妞儿说出心中致痛之事,一脸虚伪,面皮深厚的李 云天,也不禁脸上红了红。转而大笑道:「那区区今日肏一肏东方骏的女儿,也 不算过分吧。」
 
  东方妞儿豪爽不让须眉,娇笑道:「肏就肏,怕你不成,放马过来就是。」 说着说着居然自己脱起了衣服。转瞬间便脱了溜光,东凶西恶和李云天一见东方 妞儿如此淫荡,一阵哈哈大笑,只听段无非道:「那老夫就来玩玩销魂山庄的黑 色小妖,昨日老夫肏了你义妹,今天也尝尝你这做姐姐的骚屄什么滋味。」 
  黑色小妖媚笑一声:「本姑娘包你满意就是。」说完也自己脱起了衣服。 
  段无非道:「销魂夫人的神屄名扬天下,老夫一直无缘得见,今日肏肏她女 儿也算聊表安慰,哈哈」
 
  公冶宏却走到奶兜兜面前,手指轻拖着她的下巴,看着她的娇媚容颜,邪恶 的笑道:「这小屄长得还真像玉壶春那贱屄,当年老夫可没少受玉壶春那贱屄的 窝囊气,今日老夫就来干干她的徒儿,全当报仇了。」
 
  奶兜兜腆着脸淫笑道:「还不知道谁干谁呢,咯咯」
 
  公冶宏脸一变,怒道:「妈了个屄的,嘴还挺硬啊,那老夫就先试试的贱嘴, 看看是不是当真那么硬。」说完拽着奶兜兜的头发就把她强行按在了胯下,裤带 一解,掏出大鸡巴,双手箍住奶兜兜的螓首,猛的一挺腰,将整根粗大的鸡巴插 入了她的小嘴儿里,龟头直抵喉咙深处,然后就开始拼命的抽动,次次都把睾丸 打在她的下颌上,真是一点儿不留情。
 
  「唔……唔……」奶兜兜的眼泪和口水一起流了出来,滴滴哒哒的掉落到地 上,公冶宏的阴毛不断的刺激着她的鼻腔,嗓子眼儿被大鸡巴撞得生疼,她想打 喷嚏,可嘴巴被填得满满的,根本闭不上。她想呕吐,可向上反胃的力量敌不过 鸡巴冲击的力量,完全被压制了。大脑由于缺氧已是一片空白,虽然不是很好受, 但很久没被这样玩弄过,这样暴力的口交却成了她正想要的。
 
  「肏你妈的,还嘴硬不嘴硬了……」公冶宏抱着奶兜兜的头,疯狂的肏干, 他知道,对于女人来说,这样猛烈的抽插口腔是毫无快感可言的,因此他心里报 复的快感陡升,让他是爽得不能再爽了,黑色小妖眼见奶兜兜被搞他得白眼儿直 翻,连忙上去用力的掰开公冶宏的手,愤怒的说道:「公冶宏,我们姐妹来陪你 肏屄,不是让你肏嘴来的,即使肏嘴也不能这样肏,这让会肏死人的,若真肏死 了我妹妹我看你怎么和阴楼主交代。」
 
  公冶宏刚要发怒,但转而一想阴玉凤确实交代过不许为难诸女,见黑色小妖 玉颊凝霜,知已动了真怒,立即哈哈一笑:「老夫不过试试你妹妹是不是和你一 样的扛肏罢了,既然姑娘这么说,那咱就好好肏,嘿嘿」
 
  黑色小妖怜爱的扶起娇喘着的奶兜兜,对公冶宏说道:「如是肏屄,随你怎 么肏就是,不卖力气我还不容你呢。」
 
  公冶宏一阵得意的狞笑,说道:「好好,一定肏爽姑娘就是。」说完回头做 在了床边,说道:「来吧,兜兜姑娘,这回你自己来吃鸡巴。老不不强迫就是。」 
  奶兜兜喘了几口粗气,缓了过来,扭着杨柳细腰来到公冶宏面前,俯身跪了 下来,手中握着大鸡巴,双眉微蹙幽怨的说道:「你个老犊子,真他妈的狠,险 些把我插得背过气去。」
 
  公冶宏笑道:「小贱屄,不嘴硬了吧。」
 
  奶兜兜轻舔着公冶宏的大鸡巴,媚笑着说道:「肏嘴算什么本事,一会肏屄 咱们再见真章。」
 
  这时段无非和李云天也都坐在了床边,黑色小妖和东方妞儿一人嘴里叼个鸡 巴,吃的津津有味。
 
  三个名震天下的男人坐在床边,贱屄三女侠跪伏于地,舔吮着三根鸡巴,啧 啧声不绝于耳,显得淫靡不堪,但同是口交,三女却各自不同,奶兜兜对公冶宏 心中有些怨意,舔的不情不愿,东方妞儿握着李云天的小鸡巴轻舔慢吮,唇舌伺 候得恰到好处,美中不足的是李云天的鸡巴太小,黑色小妖却宛如雌虎母狼,恨 不得把段无非的鸡巴整根吞掉,三种迥异的感觉传来,使东凶西恶和李云天有种 飘飘欲仙之感。
 
  正在这时,只见一位长髯白发的白衣老者踱步走了进来,东凶西恶和李云天 一见老者,未来得及提裤子便慌忙站起,三根直挺挺竖立的鸡巴正对着白发老者, 三人向老者慌忙一礼:「属下见过宫主。」
 
  贱屄三女侠嘴里突然失去了鸡巴,回头看去,只见一白衣白发白须的老者微 笑着看着他们,黑色小妖心道:他们叫他宫主,这老头莫非就是阴无极? 
  阴无极冷着脸说道:「玉凤不是交代过,不许为难几位姑娘吗,你们怎么还 将几位姑娘带出淫虐。」
 
  李云天吓的大气都不敢喘,公冶宏也不敢吱声,只有段无非平静的说道: 「启禀宫主,属下等绝非淫虐几位姑娘,而是几位姑娘自愿来的,宫主不妨问问 几位姑娘。」
 
  阴无极目光一扫天香国色的三女,目光却停留在奶兜兜身上,奶兜兜只见阴 无极冰冷的老脸,突然朝她微微一笑,听他说道:「这位姑娘,你可是自愿来的?」
 
  奶兜兜道:「是啊,我们自己来找肏的啊」
 
  阴无极突然一阵「哈哈」大笑,含笑说道:「姑娘爽口言直,老夫喜欢,既 然姑娘是来找肏的,可愿意服侍下老夫?」
 
  奶兜兜说道:「你是阴无极?」
 
  阴无极微笑着说道:「不错,老夫阴无极。」,奶兜兜心里有些忐忑,奶兜 兜自幼就开始习练玉壶春的武功,虽然早已成荡妇淫娃,脑中伦理观念荡然无存, 但让她去服侍关了亲爹十五年的老魔头,心里多少有些不爽,转而一想,反正他 也不知道我是蓝啸天的女儿,况且此刻欲火已生,多他一个鸡巴也不多,少一个 也不少,玩玩就玩玩,谁怕谁,遂然娇笑道:「阴老魔,不是姑娘不服侍你,可 你自己看看你自己,胡子头发都白了,鸡巴还能硬起来嘛,咯咯。」
 
  李云天见阴无极面露微笑,心中惧怕的阴霾一扫,怒声喝道:「大胆,不得 对宫主无礼。」
 
  阴无极向他挥手一笑,说道:「无妨,姑娘想知道老夫还行不行,何不自己 来看看便知。」
 
  奶兜兜嗲声嗲气笑道:「看看就看看,谁怕谁。」跪爬着就来到阴无极身前, 玉手一伸解开了阴无极的裤带,一用力退下了他的裤子,一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 从裤子里弹了出来,紫红色的龟头闪闪发亮。
 
  奶兜兜看的口角流津,吃吃的说道:「哇,好大一根鸡巴,似乎不比必慕容 翔的差咧。」,双手立即抓住阴无极的大鸡巴上下的套弄起来,阴无极好象什么 也发生一样微笑着看着她。
 
  奶兜兜身不由己的伸出小巧的舌头在阴无极的龟头上轻轻的舔了起来,阴无 极体会着细腻痒痒的舒爽,抬头对几人说道:「你们继续……老夫陪大家一起乐 呵乐呵。」
 
  东凶西恶和李云天如释重负般喘了口气,段无非和李云天扶着黑色小妖和东 方妞儿的头,将鸡巴插进她们的嘴里,肏弄起来。可给公冶宏舔鸡巴的奶兜兜被 阴无极抢了去,公冶宏硕大的鸡巴怒气冲天,无处发泄,便来到黑色小妖身后, 将雪白圆翘的臀部朝向他,公冶宏握着鸡巴对着骚屄一挺插入。
 
  「啊!」公冶宏大鸡巴把黑色小妖小屄塞的满满的,公冶宏用力的肏着,急 速的抽送让黑色小妖忍不住吐出鸡巴,呻吟起来:「啊……啊…久违的大鸡巴… 舒服死了!」
 
  「啊……啊……干死骚屄!啊……啊……啊……」
 
  「啊……啊……肏死我!大鸡巴肏死我!……啊……肏我……」
 
  段无非见本来给她舔鸡巴的黑色小妖不停的呻吟,而自己的鸡巴却朝天而立, 老奸巨猾的段无非心道:三个屄被宫主占了一个,如今就剩两个屄,却被公冶宏 抢先了一个,就剩一个了,还是先上为妙,段无非奸诈的一笑,起身来到东方妞 儿身后,扶着她的屁股,大鸡巴对着她那水淋淋的小屄一顶,肏了进去。 
  「唔…挨肏了…哦…」东方妞儿淫叫了一声。
 
  段无非抓着她丰满的小屁股,一收一挺的干着她,东方妞儿也一前一后的移 动身体来迎合他的抽插。
 
  李云天挺着小鸡吧,按着东方妞儿的头就插进她的嘴里,叫骂道:「叫唤什 么,老子还没爽呢,继续给老子舔。」
 
  东方妞儿被段无非肏的身子一耸一耸的,就着一耸的劲道把李云天的小鸡吧 直接全部吞到了嘴里,妞儿的嘴唇已经贴道李云天的阴毛上,而他的鸡巴才刚刚 触到妞儿的喉咙。却把李云天爽的几乎要飞起来。
 
  此时阴无极也将奶兜兜扶起,让她撅着屁股对着自己,手扶大鸡巴对准奶兜 兜的小屄就插了进去。
 
  「啊……好大……好劲哦……哦……」奶兜兜大声的淫叫着。阴无极双手扶 着她滚圆的屁股,大鸡巴一进一出不停的抽插……
 
  「喔…啊…啊……真大…涨死了…你的大鸡巴…好大…干死我了…啊…好长 …干到底了…好爽…要爽死我了…喔……啊……」奶兜兜被阴无极肏的拼命的摇 头,长发在脑后飞舞甩动,显然是无法忍受胯下传来的舒爽。
 
  阴无极听着她淫荡的叫声,大鸡巴粗野地在奶兜兜的骚屄里抽送,双手紧抓 住她的丰臀,得意的朗声大笑道:「蓝啸天,你肏我女儿,我也肏你女儿,咱俩 扯平了,哈哈哈」
 
  阴无极这一叫,奶兜兜顿时清醒不少,心道:妈了个屄的,这老犊子,居然 早就知道我是蓝啸天的女儿,我说他怎么偏偏要肏我呢,可骚屄里的舒爽却舍不 得拒绝他的肏干,只能撅着屁股任由阴无极无情的抽插。
 
  李云天这时已经不能满足妞儿的小嘴,他想肏屄,可是三个女孩的屄都被肏 上了,他抬头看了看三人,目光停留在段无非身上,他觉得他们三人中就段无非 最好说话了,于是站起身,腆着脸来到东方妞儿屁股后,对段无非笑嘻嘻的说道: 「段兄,这小屄是东方骏的女儿,我和东方骏有仇,段兄能不能借区区肏一会这 小屄。」
 
  段无非见眼中满是祈求的李云天,段无非抱着东方妞儿屁股猛肏了几下,然 后抽出鸡巴对李云天笑道:「李兄先肏就是……」
 
  李云天大喜过望,对段无非说了声:「多谢段兄。」提着小鸡吧就肏进东方 妞儿的小屄里,大力的抽插着,嘴里还不停的叫骂:「肏你妈的东方骏,你肏我 老婆肏我女儿,老子今天也肏你的女儿,我肏……我肏……我肏死你女儿……哈 哈……老子报仇了……」
 
  东方妞儿的小屄被大鸡巴肏的正爽,突然进来个小鸡吧,根本没有办法令她 满足,东方妞儿大叫道:「滚你妈的屄的……就这么小个鸡巴也要报仇……我爹 肏你老婆肏你女儿那是替你满足她们呢……换人……快换人……」
 
  李云天被她骂的面红而赤,却听阴无极和东凶西恶一阵哄堂大笑。李云天恨 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却嘴硬的叫骂道:「肏你妈的小婊子,小鸡吧也能肏死你 ……我肏……我肏……」抱着东方妞儿屁股使劲的往里怼,恨不得把自己都怼进 去。
 
  段无非在一旁哈哈大笑,东方妞儿撅着屁股摇头大叫:「滚下去,你妈屄的 ……快换人,在不换人本姑娘不伺候你们了……」
 
  一旁被公冶宏肏的哼哧哼哧的黑色小妖说道:「李云天,你鸡巴小,不如来 肏我屁眼吧……别折磨我妹妹了……」
 
  段无非大笑着说道:「李兄,这个姑娘说的有理,还是换换吧,阴楼主可说 过不能难为几位姑娘的,况且宫主还在这里。」
 
  李云天抬头看了看阴无极,只见他正抱着奶兜兜的屁股狂插猛干,嘴里不停 的嘟囔着:「蓝啸天你肏我女儿,肏我女儿……我也肏你女儿。」,奶兜兜被他 干的小嘴里娇哼不断,肥美的屁股更是摇得像波浪一般,娇首舒服地摇来摇去, 发浪一波接一波。
 
  李云天无奈的抽出小鸡巴,来到公冶宏身旁,委屈的说道:「公冶兄,借个 道用用」,公冶宏哈哈大笑,抱着黑色小妖就躺到了床上,黑色小妖在他身上一 转,便正对着他趴在他身上,两人的整个动作鸡巴一直没离开骚屄,黑色小妖趴 在公冶宏身上,屁股一撅,对李云天媚笑道:「来吧,小鸡吧,插我屁眼。」 
  李云天上了床,扶着黑色小妖的屁股,大手轻抚着黑色小妖屁股上那颗娇艳 的小红痣,说道:「那区区就不客气了。」说完小鸡吧对准黑色小妖的屁眼就肏 了进去,和公冶宏一上一下的一起肏干着黑色小妖的骚屄和屁眼,干的黑色小妖 淫叫连连。
 
  段无非也抱起东方妞儿的美臀大力的肏干着,东方妞儿淫浪的大叫:「啊… …啊……还是大鸡巴……爽……」
 
  偌大旳石室变成一间无人打扰的肏屄炮房,淫声秽语此起彼落,贱屄三女侠 叫得卖力,四个老家伙是爽的干得大力,好像不要命似的猛插狂干,好像过了今 天就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一样的把握每一刻能肏屄的时间努力埋头苦干着。 
  女人的浪叫声、男人的喘息声、交合处的抽插声不绝于耳……
 
  黑色小妖、奶兜兜、东方妞儿贱屄三女侠回到石室后,便脱光了衣服,赤身 着裸体、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口中气喘吁吁,胯下一片狼藉,显然是玩的很畅 快尽兴,只听黑色小妖说道:「两位妹妹……姐姐有个天大的秘密想和你们说说 ……」
 
               第二十章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6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