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情剑客无情剑】(续)作者:不详
多情剑客无情剑(续)


字数:1.2万

            (续一)林诗音和龙小云

  话说李寻欢与上官金虹那一战,真是惊天地、泣鬼神,虽无人见到,可江湖中都知道李寻欢胜了。

  因为金钱帮解散了,林诗音自知无法面对李寻欢,遂带着已失去武功的儿子──龙小云到四川开了一家当 .

  龙小云少了一只手,武功也被废了,从前那雄霸江湖的心思也没了,专心经营着当,生意倒也不错。林诗音也没雇丫鬟婆子,就自己在家照料家事,一时间相安无事。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生活安定下来了,林诗音倒没什么,可龙小云就有点受不了了。按理说他有钱不愁没女人,可自从他干过林仙儿之后对一般的女人就再也没兴趣了。虽说才十六岁,可早已不是童男子的他如何能忍受夜晚的寂寞呢?渐渐的,他把目光转向了自己的母亲。

  林诗音十七岁嫁给了龙啸云,十八岁生子,今年才三十四岁,正是好年华。
  她也许并不能算是个真正完美无暇的女人,但谁也不能否认她是个美人,她的脸色太苍白,身子太单薄,她的眼睛虽明亮,也嫌太冷漠了些,可是她的风神、她的气质,却是无可比拟的。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她都能使人感觉到她那独特的魅力,无论谁只要瞧过她一眼,就永远无法忘记。

  不仅如此,一段时间安定的生活,远离了江湖的是是非非,使她的身子日渐丰腴起来,本就白嫩的皮肤更增添了一抹红晕。如果说她从前总像一个待嫁的处子,那么现在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成熟女人。

  龙小云最是喜欢这种类型。

  林诗音对这个儿子是喜爱非常,现在两人又相依为命,那种疼爱就更是强烈了。

  龙小云本就是个浪荡子,一旦对女人产生了兴趣就不会放过,哪还管是谁。
  一个大胆的诱母的计划渐渐酝酿成熟了。

  龙小云凭着他的江湖经验,很快在妓院里买到了些春药,在每天的茶饭里加入一些,份量不多,但已有催情的作用,要让林诗音先在肉体上有需要。

  十多天过去了,龙小云渐渐感到母亲有了变化。

  林诗音正值虎狼之年,虽说她性格恬淡,这方面欲望不是太强,但终究是个人啊。从前龙啸云对房事的要求就很强,只是他对林诗音是又敬又爱,从不在这上面为难,但每月几次的夫妻生活总让林诗音欲仙欲死。丈夫死了一年多了,说不想男人是假的,对李寻欢的爱、对龙啸云的情都不能割舍。

  最近的一段时间,林诗音感到做梦的时候多了,而且都是些春梦,有时闻到儿子身上强烈的男子气息都禁不住浑身发颤。她总安慰自己这是中年女人的正常反应。可渐渐的,那种需要越来越强,午夜梦回时下体总是一片湿滑,这让她有些害怕,但又控制不住。

  天气渐热,龙小云也着急起来,他总是赤着上身,露出结实的肌肉,这让林诗音更加害怕,因为梦里已经出现了儿子赤裸的身影!

  又是一个闷热的晚上,母子两人在院里乘凉,林诗音给儿子打着扇子,看着儿子那宽阔如大人般的肩膀和一块块坟起的腱子肉,她又有了那种感觉,为了掩饰,林诗音对小云说∶「儿啊,娘先去睡了。」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小云知道今晚是个好时机。

  林诗音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突然,龙小云在房门外说∶「娘,我肚子痛,啊!好痛啊!」

  林诗音一下跳下床来,也顾不得穿长衣,就穿着贴身的小衣来到门外,见小云满脸大汗(其实是水),忙让小云躺到自己的床上,问道∶「小云,痛得厉害吗?」

  「痛啊!娘,你帮我揉揉。」

  林诗音也没想太多,用手用力在小云的小腹上揉了起来。

  龙小云自是很爽,那鸡巴一下就硬挺起来。林诗音一见就想撒手,可小云抓着她的手继续揉着,不时还到鸡巴边上揉两下。林诗音的脸红了,身子也热了。
  一会儿,龙小云说∶「娘,我还痛,你压在我身上好吗?」

  早已迷迷糊糊的林诗音听话的压在小云身上,龙小云用仅存的一只手在林诗音没有多少衣服的身上抚摸着,用了各种调情的手法。林诗音由于长期吃春药,身体已非常敏感,哪还受得了老手的挑逗,呻吟声不绝于耳。

  龙小云熟练地脱下两人的裤子,一翻身把林诗音压在下面,又摸、又亲,更用他那七寸长的大鸡巴朝林诗音的阴户捅去。

  这时,仅存的一丝道德观念,使林诗音一手紧捂着湿答答的阴户,一手紧紧地抓住小云蠢蠢欲动的鸡巴,说道∶「不可以,小云,娘的身体可以让你摸、让你舔,娘也喜欢你那样做,但你绝不可以将这个放进娘那里面去,这是乱伦啊!你叫娘怎么出去见人?」

  「好亲娘,你难道看不出来?我老早就爱上你了!你知道我盼望这一天有多久了?你就成全我对你的爱吧。早在你摸我肚子的那一刻起,你就该知道这种事只是迟早的事,不是吗?你难道不愿让你的情人疼爱你的身体?让所爱的男人从自己的身上得到最大的满足,不是每一个女人所喜欢的吗?亲亲,你就行行好,让你的男人彻底地征服你吧!迎接我,你将会发现我对你的爱是多么地热切,多么地激烈。」

  面对儿子火辣辣的求爱,林诗音既惊又喜,她原以为这一切只是儿子的性欲作祟,万万没想到儿子早已将自己当成他的情人,而且正要求着自己的身体。拒绝吗?不!丈夫死后的每一个冷清的夜晚已经让她怕透了,她是个正常的女人,她绝对需要男人的滋润、怜爱。

  手中握着的炙热的鸡巴,像一道催命符,让她忍不住地回想起那遗忘已久的滋味。那被小云调弄多时的阴户,此时又偏偏不争气地痉挛着,似乎为自己的胆怯感到不耐。方寸已乱的林诗音,终于跌入欲念的泥淖,轻轻地叹了口气,将头转向一边,不再说话。

  小云发觉林诗音原来紧抓住鸡巴的手,已不再使劲,便知道妈妈心里已经肯了,只是碍于母亲的身份,不敢放松手罢。于是慢慢地拨开妈妈已经毫无力量的双手,靠近她的耳旁说着∶「娘,别想那么多,就让我们当一回夫妻吧!」就此同时,将在外徘徊已久的鸡巴紧抵着林诗音的穴口不停的磨着。

  这要命的磨擦,终于将林诗音最后的一丝道德防线磨掉了,原来阻止小云的双手,这回儿反而搭在儿子的屁股上,又摸又按,似乎有意无意地摧促着儿子赶快进港。只见她双手掩住她那涨红的脸庞,吃力地出声道∶「冤家,进来吧,算我前辈子欠你的,只希望你永远记得你刚刚说的话,可千万别负了我!」

  听到林诗音这句话,小云如蒙大赦,手脚也加快了,一时间,林诗音已被他剥个精光,像个去了壳的荔枝。岁月并未在她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吹弹得破的肌肤仍像处女般散发出诱人的气息,挺秀的双乳令人垂涎欲滴,稀疏的阴毛让阴户显得更脆嫩,含着些许爱液的穴口,似乎正热切地招呼着小云。

  久久未曾经历这种阵仗,林诗音羞得用双手掩住了脸,静静地等候儿子来受用自己的身子,她觉得此时自己就像一头待宰的羔羊,而小云就像一头即将撕碎自己的野狼。当自己紧合的双脚被人无情地扳开时,林诗音知道那头一丝不挂的野狼已经发动了它的攻击。就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儿子那粗壮的身体已压将过来,领受着迎面而来的混浊的气息,林诗音可以感到儿子那股灼人的冲动。
  接近沸点的小云挺着狰狞的鸡巴,在林诗音的穴口急切地寻找战场,一来心急,二来太刺激,使得小云折腾半天仍然无法将自己与母亲结合。依然以手遮着脸的林诗音,一则疼惜儿子,一则担心他走错门路,硬是用那大家伙招呼自己的屁眼,好几次想出手帮忙他,奈何她仍然鼓不起勇气抓着亲生儿子的老二往自己的小穴塞。

  眼看不得其门而入的小云似乎开始为自己的笨手笨脚感到烦燥不已,林诗音突然想到一个好法子,于是,就在儿子再次将龟头对准自己穴口的时候,林诗音轻轻地「啊」了一声,这几乎听不到的一声,在小云听来就像导航船的鸣笛声,聪明的他马上知道自己已经找到通往生命之道的入口,喜不自胜地沉下屁股。顺着滑不溜丢的淫水,小云的龟头挤开妈妈已封锢数年的阴道,沿着似曾经游的旧路,不停地寻访、追击,直到它紧紧地抵住林诗音的子宫。

  在恍恍惚惚之中,突然整个阴户遭到小云毫不怜惜地攻占,林诗音不禁缓缓地吐了一口气,以消减儿子那巨大生猛的鸡巴所带来的几丝疼痛。想起十六年前自己费了九牛二虎的劲儿才把身上这娃儿从这个地方挤了出去,想不到十六年后的今天,却让身上这冤家哄开了自己的大腿,然后把他的身体硬生生地挤回这个地方。

  想到自己固守数年的贞操,就在这一瞬间成了儿子的祭品,林诗音心中不免有几分懊悔。但受到四周淫乱气氛的感泄,加上儿子那比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阳具,林诗音的心竟如遭到恶灵蛊惑般地,为自己能和儿子一起完成他人生的第一次,而感到激动。

  眼看身下的母亲,因一时间无法领受自己无从回避的充塞而不自然地轻摇着腰肢,小云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纵横战场的的大将,而呵气如兰的母亲,就像一件自己费了好大的劲才虏获到的战利品,而现在正等待着自己去探索、享用。
  不待林诗音的教诲,小云的屁股已大刀阔斧地动了起来,那动作多熟练,每一次的抽动都是那么的道地、扎实。阴户经过儿子卖力地干过一阵之后,林诗音的心情有了奇妙的变化,只见她不再羞窘地掩住自己的粉脸,像一个知趣的妻子般,将两只手轻搭在他的双肩,微睁着眼,轻吐着气儿,享受着儿子时快时慢的抽插所带来的蚀骨的快感。

  眼看着小云俊秀的脸蛋,因承受不住未曾有的舒畅,而不停地喘息着,林诗音突然对儿子产生既爱又怜的情愫,仿佛正在自己身上驰骋摇晃的野兽,已不再是她的亲生儿子,而是她情债未偿的情人,只是上天用最荒谬的方法让我们一了未完的相思。

  有了这般想法,心中不再有先前的罪恶感,相反地,那罪恶感转换成不可收拾的情欲,眼前的小云,不但让林诗音空虚已的肉洞得到了充实,也让她那空旷已久的感情黑洞得到了填补。来自阴户的快感因思想的解放,而增添百倍,积存多年的淫水,决堤般地涌出。

  像一头滚烫的母兽,林诗音用全身的每一个毛细孔去吸取每一丝小云传来的气息。小云的每一次冲撞,都得到母亲最热烈的回应,紧夹着他的腰肢的双腿,一再地摧促小云侵入母亲的更深处。

  突然感受到母亲阴道传来的一阵阵紧缩,小云不经意地睁开眼睛,恰好触及妈妈那深情款款的眼神,脸颊因兴奋而显出潮红的林诗音,湿润的眼又爱地偷瞧着眼前的伟丈夫,当林诗音发现小云停下来紧盯着自己时,像被逮着的偷儿,赶紧偏过头去,避开小云那灼热的眼光。

  突然之间,四周安静了下来,小云停止了屁股的抽动,像一个恶作剧的小孩子,在林诗音的红通通的脸颊轻轻地亲了一下,问道∶「娘,舒服吗?」

  虽然,此时身心俱感舒畅,却不知道如何回答儿子这种令人脸红的问题,于是取了个巧反问他∶「累吗?要不要休息一下?」嘴上这么说,双腿却将儿子的屁股缠得更紧,膣道更有意无意地紧了一紧,暗示着小云,他已完全地征服了他的母亲,且身下的女人正期待着他的深入、扩张。

  得到母亲这般露骨的回应,小云好不高兴,鸡巴顿时变得更长更烫,把底下的林诗音顶得又趐又麻,骚痒得难受。急欲得到解放的林诗音,见小云还是愣愣地盯着自己看,任凭自己的双腿再三地催促,就是不肯抽动鸡巴,显然这固执的儿子不肯让自己轻易地打发。无可耐何的她,只好涨红着脸发出浪语∶「乖儿,娘舒服得紧,你就别再吊娘的胃口,行行好,送娘一程,好让娘把积了数年的淫水,全数给了你吧!」

  听了这话,小云满意地笑道∶「好亲娘,儿子谨遵母命,哪儿?挺着点儿,儿子这就要给你来顿狠的啦!」

  没有些许的停留,小云解开林诗音缠住自己的双腿,将它们架在肩上,开始大起大落的挤压。

  受到小云没命狠插的林诗音,阴户被拉出大量阴水,那阴水沿着屁股沟儿,把底下的床单泄湿了一大片。就这样,两个赤条条的人儿,互相咬噬着对方,阵阵的欲火,在接合处熊熊的燃烧着,几乎把两人的性器都给熔化了。

  就在这惊天动地的床战,如火如荼地进行了近一刻钟以后,魂儿仍在半天幽游的林诗音,突然发现小云的呼吸变得十分急促,抽动的动作也变得越来越快,林诗音料定儿子就要射精了,一时间,欲念全消,双手急急地撑拒着小云∶「小云,快抽出来,千万射不得,娘会……」

  可惜,这话来得太迟了,初登极乐的小云根本顾念不了那么多,急于一射为快的他,不单没有因母亲的话而停止动作,反而将林诗音抱得更紧,屁股的起落更加地剧烈。突然,小云感到眼前一阵光亮,底下膨胀到极点的鸡巴,终于忍不住地吐出一道情涎。

  穴心突然受到了儿子热精浇淋的林诗音,在发觉自己终究躲不开儿子的灌射后,浑身瘫软下来,任凭小云将全身所有的子孙浆,一道一道地灌注进来。失去抵抗能力她,静静地看着儿子潮红着脸,为高潮低吼着,心中竟为自己能给儿子如此大的快感,感到几分的喜悦、骄傲。

  多少年来,她只觉得自己只是一个青春不再的母亲,但小云在自己体内不停的爆发,却再再地告诉她,自己仍未凋谢,仍是一个能够令男人喘息、疯狂的女人。心情有了巨大转变的林诗音,不再担心怀孕的事,只希望儿子能将自己完全占有,并将他的爱一滴不剩地留下来。

  这时,小云注入子宫的每一道精水都成了林诗音最强的摧情剂,翻搅、渗透着整个子宫,受不了这致命的快感,让她几乎昏死过去。

  终于,小云完成了射精,虽然留在林诗音体内的鸡巴仍意犹未尽地抽动着,但他整个人却已像一个消了气的气球般地趴在林诗音的身上。怀着几分感激的心情,不停地亲吻着身下的女人,根本忘了这个才给了自己最大快乐的女人,还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才喷出最黏稠的那股阴精,慢慢地从快感的巅峰飘落下来的林诗音,悠悠地品味着子宫内澎湃、激汤的精液,此时儿子柔情似水的爱怜,不但不停地落在自己的每一寸肌肤,且狠狠地噬咬着子宫的每一处,抚摸着儿子依然发烫的脸,林诗音告诉自己,那曾经消逝于多少个孤清夜晚的春天,终于在今天找回来了。
  云雨方休,小云像一只消了气的皮球一般,由母亲的身上,滑落到一旁的床上。当一切的动作停了下来,四周突地变得十分安静,胸部依然起伏不定的林诗音,不落痕迹地抓起她散落在一旁的底裤,按住她的私处,因为儿子留在她身体里的东西,正一阵阵地从她的阴户流了出来。

  就这样,这对有了一层新关系的母子就这样无声地并躺,直到过了好一会,当小云的精神恢复了稍许时,他才觉得他或许该说些什么什么才对。

  「娘……」

  「娘?小祖宗,都已经这般田地了,你就别再叫我娘了,难道你要你的孩子对着你叫哥哥?」

  「我的孩子?」

  「还装傻,刚刚叫你别射在我那里面,你偏不听,还紧抓住人家劈哩啪啦地一阵猛射,现在姐姐满肚子都是你交的货,只怕明年就要替你生个胖小子罗!」
  听了这话,小云忍不住地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林诗音,林诗音笑了笑,拉着小云的手往自己的腿根探了一探,那还有几分热气的穴口果然是黏不啦搭的一片。
  「姐,你后悔了吗?」

  「傻弟弟,方才姐姐让你插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决定要和你作一辈子的夫妻了。既然当了你的妻子,姐姐还能不替你养个小子吗?只要你愿意,姐姐还想替你多生几个哪!」

  小云转过身子,仔细端详着林诗音──眼前这个女人还是那和自己相依为命十数年的母亲吗?

  眼前的她,眼神散发出无限的春色,头上的秀发,因方才那场激烈的交欢而略显零乱,似张还闭的红唇,好像正等着情人的亲吻,依然突出的乳头、起伏不定的玉乳,告诉小云,母亲仍未跳出刚刚那场情欲的漩涡,这个让自己尝到人生极味的女人,正期待着亲生儿子的另一次侵犯……

  「亲姐姐,你的亲汉子现在就想再当一次神仙,」小云把林诗音拥入怀里,温柔地说道∶「就让弟弟我再好好地疼你一次吧!」

  屋外的一声鸡啼把小云叫醒了,睡眼惺忪的他,揉了揉眼睛,周围秀致的布置让他会意过来,原来他已在母亲的床上渡过了一晚。身旁的林诗音仍一丝不挂地蜷伏在自己的臂弯里,像一个极需保护的小女孩。

  此时母亲的脸,和昨晚哀求、呻吟时的神情,是那样的不同,眼前的她,显得格外的安祥、满足,一点也看不到往日那种带有几分哀愁的神情。面对着林诗音秀色可餐的模样,小云的欲念又被激发了起来,于是他转过身子,将林诗音轻轻地揽入怀里,并用手在母亲那光滑的背部、腰间来回地爱抚着,就像在把玩一只价值连城的艺术品。

  在儿子柔情万千的怜惜之下,林诗音其实早已清醒过来,只是舍不得小云抚摸的滋味,狡滑的她,只是闭眼装睡,任由小云轻薄自己。这之后,又是那滔天的欲浪。

  从此,林诗音正式成为了龙小云的女人,一年后还生了个儿子,或者该称为孙子。什么江湖,什么李寻欢,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她只知道和自己的好儿子,好老公到床上去寻欢了。

              (续二)李寻欢

  李寻欢战胜了上官金虹,再一次证明了「小李飞刀,例不虚发」的英名。
  送走了阿飞,李寻欢带着孙小红回到了李家老宅。

  这对夫妇可说是老少配,李寻欢四十岁,而孙小红才十八岁,面对着可以当自己父亲的老公,从小失去父亲的小红感到了别样的幸福。别看李寻欢岁数不小了,可自从生活有了规律,身体是一天好似一天,性方面也让小红很满意,可就是一点不足,孙小红老是不怀孕。

  虽然李寻欢不很在意,可小红怎能让他绝后呢?另娶几个小妾?不行。爱是自私的,自己卧榻怎容他人安睡?

  怎么办?不如……

  孙小红想到一个人──她母亲。

  孙小红自幼丧父,跟着爷爷和母亲生活,后来爷爷重出江湖,只好让母亲留在老家。母亲今年才三十八岁,比自己老公还小,还能生育;再说,母亲是自家人,母女共事一夫虽说不能让别人知道,可也没什么不好。

  孙小红说干就干,也不和李寻欢商量,只说回家乡看望母亲,李寻欢也想拜见一下岳母大人,二人就一同回了老家。

  回到家,见过了岳母王氏,让李寻欢很是吃惊,虽说知道这岳母比自己小,可有如此漂亮真是出乎意外,同小红站在一起真如姐妹一般。身材高挑、丰满,皮肤白里透红,水灵灵的,比小红更有一种成熟的风韵,真有几分像林诗音。
  当夜吃完晚饭后,小红把母亲拉到内室,一番哀求之后,王氏终于同意了。
  之后,小红拉着李寻欢一同沐浴,她一边帮夫婿擦着身子一边说∶「寻欢,你觉得我母亲怎么样?」

  「很漂亮,一点都不像生过孩子。」

  「那让她和我们一起好么?」

  「当然了。」

  「不,我是说让我母亲也来服侍你,好为李家传宗接代啊!」

  「这怎么可以?她怎么说也是我岳母啊!」李寻欢心跳得飞快,说不想是假的,只是嘴硬罢了。

  「可以的,她已同意了。她也很愿意。」

  小红用行动回答李寻欢,她拉着母亲进到浴室里,她们进来后并排站在李寻欢面前,看着王氏和小红裸着身子,李寻欢真的迷惘了!虽然小红的身材比王氏好,但王氏的皮肤却比小红还要雪白!王氏虽然比小红还漂亮,但小红却比较年轻!真是各有千秋。李寻欢的目光一直在王氏和小红的身上打转,看着看着,李寻欢的肉棒充血硬起来了!

  「妈!你看,寻欢忍不住了!我们来吧!」

  「好!」

  王氏说完后,立即蹲下去,她开口含住李寻欢的龟头吸吮着!而小红也跟着蹲下去,伸出舌头舔李寻欢坚硬的肉棒。

  李寻欢的心理防线一下就崩溃了。喔……多棒啊!两个女人在自己胯下抢着为我口交!李寻欢忍不住的坐在浴池上,将双腿开得很大,让王氏和小红能在他双腿之中为自己口交,而她们也像说好似的有默契的一个人吸吮李寻欢的龟头、一个人舔着李寻欢的肉棒,而李寻欢也伸手搓揉着她们的乳房。

  「喔!妈、小红!好舒服!喔!爽死我了……啊!快!快忍不住了!」
  这时小红听李寻欢这么一说,她的头低的更下去了,她的唇不停的吸放李寻欢的睾丸。而王氏也更用力吸住李寻欢的肉棒上下套动着,同时舌尖不断的挑逗龟头上的马眼。王氏和小红的嘴让李寻欢舒服得双手撑在后面的墙上,腰也不断抬上抬下,好让李寻欢的肉棒能在王氏的小嘴里抽送。

  小红和王氏由于嘴里都含着李寻欢的肉棒和睾丸,所以只能发出∶「嗯……唔……嗯……嗯……唔……」的声音。

  王氏和小红不停地舔弄和大力的吸吮,看她们的样子,好像要把李寻欢的肉棒和睾丸吞下起似的,尤其是王氏的舌尖不断在李寻欢的龟头上灵巧地打转,更是让李寻欢爽的不得了。

  「啊!不行了!爽死了……忍不住了!啊!啊!出来了!」

  当李寻欢忍不住将精液射出时,王氏将小红拉起,她们两人的脸对着李寻欢颤抖的肉棒,张开嘴承接肉棒射出的火热精液。当李寻欢从射精的余味张开眼睛时,看到王氏和小柔两人毫不犹豫的吞下射在她们嘴里的精液,而且还不停互舔对方的脸上,把李寻欢射在她们脸上的每一滴精液舔完。后来王氏和小红还舔着李寻欢的肉棒,看她们好像很美味的样子,从头到尾把李寻欢的肉棒舔得干干净净,真是让李寻欢感动!

  「舒不舒服?」小红先开口问。

  「对啊!爽不爽?我们两个吸得不错吧!」

  「爽!爽死了!真是谢谢你们了!妈、小红,我爱死你们了!」

  「好了!别耍嘴皮子了,快点洗,待会你可要伺候我们两个呢!」

  「没问题!」

  当李寻欢准备洗澡时,小红却向王氏提议要帮李寻欢洗,李寻欢当然是乐意接受,于是王氏和小红在自己身上涂满皂角,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的用她们的乳房贴在李寻欢身上擦着,李寻欢当然也不忘利用这机会用手在她们身上乱摸。
  当王氏用她的乳房夹住李寻欢的肉棒上下搓揉时,他的肉棒又再度坚挺硬了起来,而小红也伸手揉李寻欢的睾丸呢!李寻欢真怕自己又会忍不住射出来,于是只好跟王氏说换自己帮她们洗。李寻欢让她们站着,一手在王氏身上搓揉、一手则在小红身上抚摸,当李寻欢的手来到她们的小穴时,故意地将手指插进王氏和小红的小穴里抽插着。

  「啊!」王氏和小红异口同声的叫出来。

  听王氏和小红有同样的反应,让李寻欢更加兴奋,李寻欢要她们二个趴在墙上翘起屁股来,而自己则蹲在她们后面,李寻欢用着双手的中指,分别抽插王氏和小红的小穴,同时大姆指也在她们二人的屁眼上抚摸着。

  「啊!不要!我会受不了!喔……」王氏摇晃着屁股说。

  「啊!好哥哥!快!红妹……受不了了!啊……」小红也同样摇着屁股说。
  很快地,李寻欢的手指就沾满了王氏和小红的淫水了。李寻欢没理会王氏和小红的哀求,继续抽动着自己的手指,这时王氏和小红也忍不住地抱在一起亲吻着对方。她们彼此磨擦着对方的小穴,而李寻欢的手指也跟着加快抽插,她们的淫水流得更多了,李寻欢己经分不清到底自己手上的淫水是谁的了。

  这时王氏的小穴传来阵阵抽搐,李寻欢想王氏己经高潮了,而小红还没有,于是李寻欢加快在小红小穴里的手指,而小红也在王氏的小穴停止抽搐时开始抽动了,小穴里的淫水更是像洪水般的喷出来,最后她们二个无力的靠在墙上。
  好不容易他们三个才将澡洗完,来到房间后,李寻欢要求王氏和小红二人先做爱给他看,她们也因为没试过和女人做过爱所以答应了。于是李寻欢就坐在椅上,像个旁观者一样的看着她们互相抚摸和接吻。

  小红让王氏躺下来,和王氏来一番热吻后,开始将舌头向下舔,从脖子到胸部。

  「啊……嗯……嗯……」或许是小红在和李寻欢未有过性关系之前经常自慰吧!她技巧高超的逗弄着王氏,看妈妈的样子,似乎很舒服而且表情也淫荡起来了,还扭着床单大声地呻吟。

  不一会,小红便把王氏弄得高潮叠起。只见她两腿张开,阴毛湿答答的,连大腿都是。这时小红正在王氏起伏的乳房上轻轻拂弄,不时还用牙齿轻咬王氏的乳头。

  「嗯……小红!喔……好……好舒服!嗯……」

  接着小红用自己的乳房搓柔王氏的乳房,同时分开王氏的双脚,把小穴呈现在李寻欢眼前,她用大腿顶住王氏的小穴搓动着,这个动作连带着使王氏和小红因兴奋而坚挺的乳房开始互相摩擦,王氏白皙的皮肤因兴奋而泛红。

  「啊……舒服……喔……小红!好……好爽!快……啊……好舒服!喔!爽死了!啊……小红!快!」

  不一会儿,小红把手指放在王氏阴唇上慢慢的抚摸、不断磨擦着,慢慢的,小红又将她的手指插入王氏的小穴里;王氏也开始因快感而同时主动将大腿也伸到小红的腿中间,开始摩擦小红的小穴。

  「嗯……喔!好舒服……啊……寻欢的妈!喔!快!用力!嗯……喔……」
  李寻欢坐在一旁,只见她们两个细白的肉体紧紧相贴。这时小红转换了另一姿势,变成她的头对着王氏的脚,她一面伸手张开王氏的大腿,一面用舌头舔着王氏的阴核,而她自己的小穴也移向王氏的头。王氏在看到小红的小穴时也伸出舌头舔弄着小红的阴核,这令小红兴奋得更加快速地舔着王氏的小穴,王氏也不甘示弱地不停舔小红的阴核,同时将手指插入小红的小穴里抽动,渐渐小红也到达高潮。

  后来小红和王氏二人坐起来,彼此的脚交叉用着自己的小穴贴着对方的小穴互相磨擦起来。王氏和小红的动作更加激情,喘息声也越来越沉重,她们香汗淋漓的喘息着,似乎忘了李寻欢这主角的存在。

  「喔……舒服!喔……爽死了!小红弄的……啊!好爽!喔……」

  「寻欢……好爽!你要不要一起来?啊!爽啊……」

  看王氏和小红淫荡的样子,让李寻欢兴奋不已,李寻欢也忍不住地爬上床加入她们的行列!李寻欢躺在床上,然后她们一齐为李寻欢舔弄肉棒和睾丸,她们雪白的乳房在李寻欢的面前摇晃着,让李寻欢忍不住的伸出手握住乳房,李寻欢更将王氏和小红在自己眼前的小穴轮流舔着。

  小红的小穴比较饱满,阴唇没有外露,李寻欢用手指把她紧窄的阴道轻微的撑开,看见小穴里更是粉红色的好像经已熟透了的水蜜桃,李寻欢在舔她的阴核时忍不住向她的小穴进攻,李寻欢先用舌尖在小穴口轻舔着,然后慢慢地把舌尖钻入她的小穴里,这让到小红兴奋到不停的扭动身躯和大声叫床。

  「啊!好!快……爽死了!啊……」

  王氏看见李寻欢对小红如此卖力,更张开嘴把李寻欢的肉棒含在口中吸吮起来,而且不时用舌尖舔着马口,同时也用手不停地搓揉自己的乳房和阴核,更大声呻吟。而小红也开始舔着王氏的小穴,她对着王氏的阴核舔下去,把舌头插入王氏的小穴里。

  他们三个像说好似的为彼此口交,李寻欢舔着小红的小穴,而小红则舔着王氏的小穴,王氏则吸住李寻欢的肉棒,配合得刚刚好,谁的嘴也没闲着,每个人都有得爽!房间里除了他们三个人嘴里发出的「渍、渍、渍」声音外,就只李寻欢沉重的喘息声了。

  最后王氏大概忍不住了,她爬起来握着李寻欢的肉棒对准自己的小穴,然后慢慢地坐下来,李寻欢因为感觉到自己的龟头被王氏狭窄的小穴口紧紧夹住而兴奋,于是更卖力的舔着小红的小穴!

  「喔……喔……啊!小红,你看!肉棒……插进我的小穴里了!喔……」
  小红一听王氏这么说,她也将她的小穴整个贴在李寻欢脸上,同时趴在李寻欢身上,她伸出舌头舔着李寻欢和王氏的结合处,当王氏将抬起腰时,她就将沾上王氏淫水的肉棒舔干净。李寻欢从没有过这样一面插穴、一面被舔着肉棒的滋味,于是更加兴奋的将手指插进小红的小穴里抽动。

  「啊……好爽!妈好爽!喔……小红,你看!啊……寻欢的肉棒好……好粗……干得我的小穴……喔!爽死了!喔……」

  小红一边舔着李寻欢的肉棒,一边不停地摆动屁股来配合李寻欢的舌头,李寻欢也尽量的把舌头伸进小红的小穴,小红也被李寻欢舔得淫水不断地流出来。
  「啊……寻欢……好!用力吸!啊……快!啊……淫穴好舒服!喔……」
  「寻欢……妈也好爽!喔……妈爱死你的……大肉棒了!干得妈爽啊……小穴被你插死了……」

  小红改坐在李寻欢脸上,同时在王氏起伏的乳头上舔着,而王氏则是双手撑着小红的肩,不断地上下抬动腰套着李寻欢的肉棒,李寻欢也开始抬腰将肉棒往上顶王氏的小穴。

  「啊!寻欢用力!喔!用力的顶!啊……好爽……用力干小穴!对……再用力……啊……舒服啊……喔!啊……真舒服……喔……啊……快丢……丢了……不要……停……喔……喔……」

  王氏的腰不断的左右摇摆或上下套动地迎合李寻欢往上顶的肉棒,而李寻欢一边抱着小红的腰不停的舔着她的小穴,一方面不断的抬上抬下腰让肉棒插着王氏的小穴。这双重的刺激使李寻欢禁不住要在王氏的体内射精,而王氏也好像受到感应似的,她慢慢地加快速度,而且坐下来时一次比一次大力,使李寻欢的肉棒更深深的插到她的小穴里,肉棒次次撞到王氏的子宫,终于一起达到高潮。
  李寻欢抬高腰,让肉棒就顶住王氏的子宫射出浓度十足的精液,而王氏好像意犹未尽还在摆动下体,而且不断收缩阴道,像是要把李寻欢的精液全部吸干似的收缩。

  「啊!真的爽死了!我不行了!喔……」

  当王氏翻身下来倒在李寻欢身旁时,小红亳不犹豫的又趴在李寻欢身上,她毫不考虑的将沾满王氏淫水和李寻欢精液的肉棒含进嘴里,而且含得很滋味。李寻欢也不放松的继续舔着她的阴核,当李寻欢的肉棒再度坚硬时,小红也跟着躺在床上抬起双腿,一副等着李寻欢插入的模样。

  李寻欢看着小红的小穴已经张开一个小口,红红的阴唇及嫩肉,好美、好撩人,李寻欢抬起小红修长的双腿,把巨大的肉棒顶住她湿淋淋的小穴,龟头「噗吱」一声插进去,李寻欢开始慢慢插,充份地享受小红那肥嫩的小穴湿润而紧紧将肉棒包住的感觉,直到李寻欢感觉自己的龟头碰到小红的子宫为止。

  「啊……好……好哥哥……插得好……啊……好舒服!快插!让妹妹的小骚穴更舒服吧……」

  小红扭动屁股像是在催促李寻欢一样,李寻欢也加快肉棒抽插的速度。小红也抱住李寻欢的屁股,猛烈摇头享受快感。而原本在一旁休息的王氏也趴在小红的乳房上,舔着小红的乳头。

  「啊……啊……好啊……寻欢!用力干!干死小红的淫穴!对!啊……真舒服……喔……会……死……啊!受不了……啊……」

  小红的淫水不断从骚穴里流了出来,连李寻欢的阴毛也沾上了她的淫水,李寻欢的速度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用力,王氏也配合的搓揉小红的乳房。李寻欢不断加快肉棒抽插的速度,小柔也挺起腰来配合李寻欢的肉棒进出,让自己更舒服。
  「啊……啊……好爽……寻欢……喔!爽死了!啊……好啊……小红妹……的骚穴快要溶化了!啊!快……」

  小红皱起美丽的眉头发出淫荡的叫声。李寻欢也不停猛顶猛撞,每一次都一根到底,只剩下两个睾丸留在外面。小红紧抱着在舔她乳房的王氏的头,不断动着腰让李寻欢用力干着她的穴。

  「喔……喔……用力!对!用力插!寻欢……啊……哦……用力干!爽死了……小穴爽死了!好……好爽!用力!啊……太舒服了!」

  这时李寻欢把肉棒从小红的骚穴中拔了出来,让她像狗一样的趴着,李寻欢跟着马上将肉棒整根插入小红的小穴;而王氏也躺在李寻欢的胯下,不停舔着李寻欢的肉棒和小红的淫穴。

  「啊……对!好爽……寻欢!重一点……干烂小红的骚穴!啊!对……再深……啊……小穴舒服啊……喔……」

  李寻欢扶着小红的腰,狠狠在她的淫穴抽插着肉棒;而小红也跷起浑圆的屁股不停的扭动臀部,配合李寻欢的抽插;王氏更在下面卖力的舔着!李寻欢已干红了眼,没命般的狠狠干着小红的淫穴。

  「啊!不行了……喔!小穴爽死了!啊……啊……死了!喔……」

  终于李寻欢忍不住地又在小红的淫穴内射精,这已不知是第几次射精了!
  一个个淫乱的夜晚过去了,可小红和王氏的肚皮一点也没动静,但他们也顾不上这些了,只知道干啊干,一代奇侠就这样消失于江湖中了。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